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時間
更多
首頁 >> 教育 >>教育 >> “提前教學”禁令下培訓機構暑期班暗藏玄機
详细内容

“提前教學”禁令下培訓機構暑期班暗藏玄機

  

“提前教學”禁令下培訓機構暑期班暗藏玄機


  華商報記者走訪的新東方青龍寺校區

  >>家長

  花錢買個安寧,總覺得報了班孩子新學期不落下的可能會更大一些

  >>老師:

  超綱、提前教學的問題,一方面源于家長望子成龍的心態;一方面是培訓機構在販賣家長焦慮

  >>專家:

  從長遠看,培訓班不僅不會幫助孩子學習,甚至還會扼殺他們學習的熱情和興趣

  今年7月中旬,省教育廳發出通知叫停超標超前培訓,并要求縣(區)級教育行政部門對校外培訓機構在假期開展的中小學生學科類培訓班嚴格審核備案。一經發現有超標超前培訓內容的,須立即整改。但華商報記者近期走訪發現,這種超綱和提前教學仍以各種方式存在于不少培訓機構。

  >>記者走訪

  培訓機構同步新學期課程是普遍現象

  學而思:測評后分班名額有限

  7月25日,華商報記者在學而思科創路校區以新三年級家長身份咨詢(即9月份開學上三年級)。

  前臺一位老師說:“有暑期班,但班課名額所剩不多。如果要報名須先測評,根據學生水平分班,再看有沒有名額。新三年級班一期10天,單科2000元,新三年級有優惠,兩科和語數英三科同價,都是2600元,費用包括所有教材。”

  記者看到,在一本三年級暑期一至十講的大語文教材中,其中一課用畫思維導圖的方式分析了李白的生平,而數學的教材中,除了點線面、計算平均數等內容,還有很多數獨游戲。

  領軍教育:暑期班的培訓內容就是三年級要掌握的

  8月2日下午,華商報記者以新三年級家長身份前往西安交大街領軍教育咨詢。

  一工作人員介紹,暑期班課安排中,有針對新三年級、四年級、五年級的語文和數學等科目。“新三年級的課程還有優惠,領跑數學10天的課程優惠價99元,語文閱讀寫作100元/次,也就是說兩科都報10天課程1099元,新四年級、新五年級的收費標準是60元/次和70元/次。第三期8月5日開課,一個班4到15人。”該工作人員還說,“我們還有三年級北師大同步暑期課程規劃,數學的10講內容包括找規律、巧算加減法、乘法、除法和計算周長和平均數等,這些就是三年級需要掌握的。”

  

“提前教學”禁令下培訓機構暑期班暗藏玄機


  優勝個性學:上課內容以新學期教材和老師講義為主

  8月2日下午,華商報記者前往北沙坡路的優勝個性學,以新三年級學生家長身份咨詢。

  一工作人員說:“班課的報名7月份已結束了,現在只有一對一課程,每節課150-170元,一次兩個小時,可以免費試聽一次。課程內容針對新三年級內容,是我們自己的教材。”老師介紹,與班課不同的是,一對一教學更針對個人,根據孩子水平進行查漏補缺、同步提高。

  在該機構的翠華路校區,華商報記者又以新二年級學生家長身份,希望提前預習二年級課程咨詢。一工作人員也介紹主推一對一的輔導,上課內容則以新學期的教材和老師講義為主。

  趙九江教育、聚能教育:有自己的教材絕不局限于課本

  趙九江教育、聚能教育主要針對語文單科,主要是閱讀和作文。兩培訓機構均表示,他們有自己的教材,絕不局限于課本,但是都同步三年級的大綱要求。

  平行線教育:初中的一些知識點也會有,但講得更簡化

  8月1日下午,華商報記者以新四年級學生家長身份前往平行線教育師大校區。

  一工作人員從柜臺中先拿出教材說:“補數學,找我們平行線就對了。我們最早就是做奧數培訓的,在數學輔導方面有優勢。”

  該工作人員在介紹教材的編排時,還特別提到:“包括初中的一些知識點咱們也會有,但是會將其講得更簡化些。”

  據該工作人員介紹,三升四年級的暑期班已結束了一期,還有一期從8月5日開始,課期一般是12天,共計1400余元。

  在工作人員拿出的教材中,華商報記者看到針對“新四年級”學生的教材標注為“四年級”。

  學大教育:鞏固三年級知識點預習四年級知識

  7月底,華商報記者還曾前往學大教育經開校區咨詢。

  記者以新四年級學生家長詢問是否可提前學習四年級課程,一名工作人員說:“有,一個是暑期班,課程已經快結束,一個是秋季班。”之后,該工作人員還展示了暑期班、秋季班的課程內容,并介紹說:“我們都是自編教材。暑期班一般會先鞏固三年級所學的知識點,然后再對四年級的知識進行了解和預習。”

  華商報記者看到針對“新四年級”的學生的課表也直接標注為“四年級”。授課內容有巧算面積、余數的除法等內容。

  華商報記者以此課表咨詢一資深數學老師,他認為:“如果按照四年級的教學大綱來看,這份課程內容并不超綱。但如果是針對即將升入四年級的學生,那應算是提前教學。”

  新東方:可提前教授新學期課程

  7月25日下午,華商報記者曾以新四年級學生家長身份前往新東方(青龍寺教學區),咨詢是否能提前學習四年級課程。一工作人員說:“有,暑期班。”她簡單查詢后即告知,8月中旬有新班開班。

  華商報記者在其微信公眾平臺查詢到了對外公布的所有暑期班的授課內容,有1到6年級的語數英課程。

  針對新四年級的學生,課表上也直接標注為“四年級”,雖然分為“好學”和“精進”兩個班,但授課內容基本相似,都有“祖沖之量車輪”等內容。

  華商報記者以此課表咨詢一資深數學老師,他認為這樣的授課內容不管是針對四年級還是新四年級的學生都有超綱之嫌。“但是否超綱僅從課表來看也并不完全準確。主要看老師授課內容,如講授祖沖之量車輪時若涉及圓周率內容,就屬于超綱或提前教學。”

  >>為何報班?

  擔憂政策落實不了

  大部分家長認為能報就報

  家長一:報了班孩子新學期不落下的可能會更大一些

  華商報記者隨機采訪了一些在培訓班外等候孩子放學的家長。針對“超綱、提前教學”的禁令,大部分家長擔憂政策能否真正落實,能報就報是家長們的普遍的心態。

  “不怕同學是學霸,就怕學霸放暑假。我孩子的一個同班同學暑期就報了7個培訓班。”一位新三年級的學生家長說,“二年級下學期時,老師就不斷強調三年級是分水嶺,是拉開差距的關鍵。”作為家長,她怕孩子暑期玩得太瘋,除游泳課、英語自然拼讀、寫字課外,還給孩子報了新三年級的語數兩科暑期同步班。就是花錢給自己買個安寧。總覺得報了班孩子新學期不落下的可能會更大一些。

  家長二:想讓孩子小升初時進名校

  還有一名想讓孩子在小升初時進名校的家長說:“孩子成績在班里不錯,五年來考試基本沒下過前三。從三年級起,我們一直給他報著課外提高班,老師授課內容會有幾何等方面的內容,但孩子學得并不吃力,我也覺得挺好。近幾年,小升初的政策連續變化,家長不管怎么焦慮,該報的一個班都不敢停。”

  家長三:別的孩子都在報班,自家孩子能不報嗎?

  也有家長顯得有些糾結。“孩子課業壓力大,我們作為家長能不心疼嗎?”一名馬上新五年級的學生家長說,“小升初政策幾乎年年調整,這些方面,普通家長真是無能為力,能做的只有把孩子的能力提高。別的孩子都在報班,自家孩子能不報嗎?”

  家長四:提前預習不應該是個完全的壞事

  還有的家長說:“所有科目的學習肯定都是一個體系,有句古話叫‘預則立’,提前讓孩子了解一些內容也未嘗不可。況且這些暑期班就等于給孩子把新學期的內容提前預習了,不應該是個完全的壞事吧?”

  教師說法:源于家長望子成龍,培訓機構在販賣家長焦慮

  一家培訓機構的資深教師王老師表示:“超綱、提前教學的問題一方面源于家長望子成龍的心態;一方面是培訓機構在販賣家長焦慮。”

  王老師認為,對于一部分特別優秀的學生來說,課本內容過于簡單,只有更深的內容才能引發他學習的興趣。而對于絕大部分學生來說,應著力于真正消化、掌握課本內容和知識。

  “所以,對部分孩子來說,超綱、超前教學有助于提高能力和學習興趣,并非是壞事,因此也絕非一張禁令就解決的問題,弄不好,搞成了一場掩耳盜鈴。我認為,最終還取決于家長能否真正了解自己孩子并依據孩子的情況合理選擇的問題。”王老師說。

  >>專家建議

  家長應為孩子安排更豐富的暑假

  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祁占勇表示,過多的校外培訓對學校教育是有副作用的,新學期開學后,或會造成不良學習習慣和行為。

  祁占勇表示,自己也是一名學生的家長,家長的焦慮情緒、從眾心理是整個社會造成的,都擔心孩子會落后。建議家長更應該把孩子的暑期生活安排得豐富多彩,教育的初衷就是不僅學知識更要長見識。暑期生活不要局限于知識學習,更要多安排體育類的項目,根據孩子的興趣愛好安排社會實踐類的活動。

  >>如何監管?

  教育部門:登記名稱開展調查 一旦屬實立即停課

  在走訪中,華商報記者還發現,大部分培訓機構針對新年級的課程直接以新年級標注。比如,針對新四年級學生的暑期班課表上直接標為“四年級”,這應屬于逃避審查的方法之一。

  近日,華商報記者以家長身份致電西安市教育局,一工作人員告知這屬于培訓機構所在區教育局職成科管轄范圍,并告知電話。

  華商報記者致電雁塔區教育局職成科,一工作人員了解情況后稱:“按規定,只要教授學校沒有教授的課程就屬于提前教學。”她登記了涉嫌提前教學的培訓機構名稱,稱馬上展開調查,一旦屬實,要求上述機構立即停課。

  一家培訓機構的工作人員對華商報記者說:“大部分培訓機構都不會直接用新學期教材上課,而是自編教材,所以判定起來難度挺大的。”

  >>為何屢禁不止?

  當下教育更需要釜底抽薪的政策

  西安交大韓城學校總校長劉鵬說:“培訓班應試強化、超綱學習、超前補課是教育部明文禁止的。我認為,政策的初衷是給國內過于火爆的補課市場降溫。但在沒有相應的考試評價選拔制度改革的基礎下,僅嚴禁培訓班超綱、提前補課,作用應該不是很大。對于家長、學生和當下的教育,我們更需要釜底抽薪的政策。”

  唯分數至上的選拔評價體系導致校外培訓班過熱

  劉鵬認為,在基礎教育深陷唯分數選拔的當下,各類培訓班利用家長的焦慮和恐慌,推出以重復機械訓練為主、以短期提高成績為目的的功利化培訓科目,這類培訓班從長遠看,不僅不會幫助孩子學習,甚至還會扼殺他們學習的熱情和興趣。“所以出臺政策規范這類培訓班是十分必要的,可以給盲目的家長們降降溫。”

  但劉鵬也認為,在當前唯分數至上的選拔評價體系下,面對中、高考等考試壓力,分數仍是學生的命根。“一紙禁令的后果可能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很可能不僅沒禁住培訓班超標、超前教學,還助推部分補習機構學費上漲。”

  劉鵬認為給補習班過熱降溫釜底抽薪的政策,一是改變目前唯總分數至上的考試評價制度,采用多元性評價制度。另一方面,稀缺的優質基礎教育資源如何更均衡地分配,也是導致當前補習班過熱的根源之一,“要想辦法做大蛋糕,加強供給側改革,提供更多的優質基礎教育資源。”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一紙禁令遠遠不夠

  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祁占勇說,要杜絕假期超前補課,一紙禁令遠遠不夠,實際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教育部門的政策多是規范和業務指導的作用,校外培訓班講授的內容更多的是社會教育范疇,而學校教育和社會教育在邊界上并不是很清楚,這也給了培訓機構很大的自主空間。 華商報記者 石錚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江苏七位体彩最新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开奖 新时时彩老时时彩 刘伯温精选料二四六天天好彩 极速时时彩计划 飞艇几点封盘 七星彩走势图下载安装 腾讯分分彩官方人工计划 时时彩一天赚2000技巧 赛车pk10开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