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時間
更多
首頁 >> 教育 >>教育 >> 戲曲教育如何破“難”前行
详细内容

戲曲教育如何破“難”前行

戲曲教育如何破“難”前行

  來源:人民日報    編輯: 李明陽(實習)

  暑假期間,江西省分宜縣戲劇協會推出少兒戲曲藝術免費培訓課程,傳授當地傳統采茶戲戲曲知識和表演藝術,讓孩子們在悠悠戲韻中,了解傳統藝術。 周亮攝(人民視覺)

 

  河北滄州市東光縣文化館組織京劇票友輔導東光縣實驗小學的學生學習“荀派”京劇。 傅新春攝(新華社發)

  日前,中宣部、文化部、教育部、財政部聯合印發了《關于新形勢下加強戲曲教育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四部委聯合就戲曲教育工作制定專項政策,這在新中國歷史上尚屬首次。”文化部科技司司長孫若風談道。業內人士一致表示,針對目前戲曲教育存在的系列問題,《意見》的出臺恰逢其時。

  那么,目前我國戲曲教育面臨哪些實際困難?一線學生和老師有怎樣的切身感受和期待?地方戲人才培養還需要注意哪些問題?

  招生難、教學難,戲曲教育要尊重藝術規律

  戲曲是“角兒的藝術”,其傳承和發展的核心是人才。人才哪里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體系化的職業教育成為戲曲人才培養的主渠道。不過,發展到近些年,戲曲教育,尤其是中職、高職教育,逐漸遭遇了許多問題。

  最開始的問題要算“招生難”。“招生難,主要是招優質生難”。山西戲劇職業學院院長謝玉輝觀察到許多大中專院校的戲曲專業招生不理想,“以前學戲曲、進院團是件很體面的事。隨著社會的發展,不少戲曲從業者的生存狀態與其他行業相比并不理想,對學生的吸引力就越來越小,導致報考的學生逐步減少。對文化課的要求低,又使得考生水平總體都不太高。所以優質的苗子就更少。現在,如果是院團委托訂單式培養,有相應保障,則要好一些。”

  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是具有65年中職戲曲教育歷史的傳統老校,副院長黃珊珊介紹,“近年來,學校包括京劇、昆曲在內的戲曲專業不太容易把行當都招齊,花臉、丑等比較缺乏。此外,由于許多地方戲曲院團的轉企改制、待遇降低等情況的出現,地方戲的報名人數近年來一直不太理想。所以學校也不太敢大規模招生。”黃珊珊表示,不過,隨著國家支持傳統戲曲發展的一系列政策的出臺,比如免學費、校團合作、地方戲非遺傳承中心等的建立,戲曲招生狀況呈現改善的勢頭。

  學生入校后,“教學難”又成了學校不可回避的問題。“戲曲的學和演完全不是一回事。如果缺乏大量的舞臺實踐,戲曲學習就只能算‘紙上談兵’。”工老生、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京劇表演2011級中專生劉孟千一,今年考上了中國戲曲學院,對于學校給予他們的諸多舞臺藝術實踐機會,他十分感激。

  “我們這里一般中專二年級的學生就有機會登上專業劇場的舞臺,扮上戲裝,由專業樂隊伴奏和專業老師點評,演學結合、以演促學。”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演藝中心業務部主任廖維說,然而,目前戲曲中專生免學費,國家給我們學生每人每年補貼6000元,這筆錢遠遠不夠進行舞臺藝術培養。“學生在專業劇場排演一場戲,不僅要置辦服裝、行頭,還需要樂隊、燈光、舞美等30多位老師參與……投入很大。由于經費緊張,老師基本都是志愿服務……”廖維談道,如果要培養更多人才,就需要更多舞臺實踐,這單靠老師的“志愿服務”肯定是有局限的,“必須加大投入”。

  對此,謝玉輝也說,“在我們學校,國家每人每年補貼4000元,這個費用對于美術和舞蹈等大課堂教學的專業應該是可以的,但對于戲曲專業則很不夠。戲曲專業要根據實際做專項提高,不能搞一刀切”。謝玉輝談道,“現如今,戲曲表演專業學生生均成本偏低,已影響到我們戲曲教育工作的進一步開展。為提高教學質量,學校將積極爭取經費,優先照顧戲曲專業辦學經費,盡最大努力提高投入。”

  升學難、就業難,院團需求與院校培養如何暢通

  “中國戲曲學院等學校今年沒有招收女老生的計劃,所以我將繼續在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念大專。大專后找機會升本,再找工作。”女老生、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京劇表演2011級中專生羅蘭,家族中九代梨園,她也是老師眼中“不可多得的優秀女老生”,她略有遺憾地說,“實際情況是,像我這樣的女老生,以及男旦、女花臉,現在都存在非常難升學和就業的問題,院團似乎總覺得我們有‘局限’。”

  當然,羅蘭表示,這種情況不能代表所有行當學生的情況,但“現在是女老生、女花臉和男旦受到了‘偏見’,以后也保不齊會涉及哪些別的行當。不管女旦還是男旦,不管男老生還是女老生,升學和就業為何不能以水平和能力論呢?而且歷史上,四大名旦、四小名旦不都是男旦嗎?孟小冬不是女老生嗎?”

  “現在,我不升本的話,如果繼續想當演員,就只能去外地劇團。”羅蘭表示。廖維說,高職畢業生因為學歷低,在北京很難進入體制內單位,不少學生為了追求本科畢業證書而不得不升學。

  謝玉輝說,就業難主要“難”在難以找到與期望相匹配的工作,“以前學生畢業進入院團后各方面待遇都相對不錯。現在要么是國營院團編制有限且待遇一般,要么是民營院團沒有穩定的保障,整體就業環境的不理想影響了畢業生的就業熱情。”謝玉輝說,戲曲工作者承擔著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使命,政府應該多給予其生活關心和經濟保障,“國家就戲曲發了很多文件,我們希望能夠強有力地予以督導和落實,給基層戲曲工作者帶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實際上,院團的人才需求與院校的學生培養缺乏暢通的對接,也是導致就業難出現的重要原因之一。對此,“充分發揮戲曲院團育人的重要主體作用,鼓勵校團共建實訓基地” “推行訂單培養。促進專業與職業、課程內容與職業標準、教學過程與戲曲創作表演過程銜接”等在《意見》中被明確提出。

  采訪中,師生均表示訂單培養、校團合作等形式“優勢明顯”,“合作是招生與招工結合、實習與就業同步,如此一來,戲曲演員職業要求與專業人才培養實現了對接。”謝玉輝積極贊賞這樣的“現代師徒制”,“校團共同參與教學,也使教學針對性更強、效果更好。”

  對院團來講,校團合作無疑也是利好。黃珊珊說,“近幾年,北京市屬幾個院團演員青黃不接,應院團申請,我們與北方昆曲劇院、中國評劇院、北京市河北梆子劇團、北京市曲劇團等院團合作招收學生。各劇院團參與招生、共同制定培養方案和教學計劃,并派出優秀演員給學生上課,加強了專業能力訓練。所培養的學生畢業后擇優進團,有效促進了產教融合。”

  地方戲人才培養,切忌一哄而上、生搬硬套

  “據不完全統計,以往累計進入現代戲曲職業教育(不包含以團帶班)的劇種不超過100種,能列入常年招生計劃的不過30種左右,可以說,此前有2/3的地方戲劇種,如很多秧歌戲、道情戲、目連戲、儺戲品種,從來沒有開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機會。當現代職業教育已經成為當代戲曲人才培養的主渠道時,這些地方劇種處于被現代職業教育所遺忘的角落。”文化部民族民間文藝發展中心研究員張剛表示,“人才興則劇種興。只有不斷培養出地方戲的高質量后備人才,才能保證地方戲的繁榮發展,滿足群眾多樣化的欣賞需求。”

  《意見》特別提出:“著力支持基層戲曲院團發展,加強地方戲人才培養。”于張剛來看,“這是一個重要的政策導向。就是說,戲曲教育不僅要繼續面向像京劇、昆曲一類具有標志性、代表性的大劇種,還要特別面向基層、面向地方戲。”

  “不過,在貫徹落實《意見》時,應該結合每個學校、每個戲曲專業、每個劇種的現狀來區別對待,萬不可一哄而上。”謝玉輝所在的山西是戲曲大省,他舉例說,晉劇是全省性大劇種,晉劇專業及民營院團遍布大半個省份,因此,晉劇表演人才需求量便較大。而蒲劇主要是流行于晉南地區的臨汾、運城,上黨梆子主要流行于晉東南地區的長治、晉城,北路梆子主要是流行于晉北地區的忻州、朔州、大同,這三個劇種的生存地域比晉劇要小,人才的需求量也相應地比晉劇少得多。“因此,我們對于山西四大梆子的人才培養工作便不能同樣對待,要根據實際具體分析。大量培養戲曲人才是好事,但如果出現戲曲人才滯留、難以消化,戲曲人才就業問題便會更加嚴峻,也會造成戲曲教學資源的浪費。”

  當許多地方戲進入教育體系時,不可避免地會向其它劇種借鑒教育經驗。對此,謝玉輝談道,“兄弟院校、兄弟劇種的教學方法、教學劇目、表演技巧等應該互相學習,但要活學活用,切忌生搬硬套。如果那樣,學生就容易失去本劇種、本專業的特色。這是必須要避免的。”

  此外,哪些劇種更適合現代職業教育傳承,哪些劇種還需保留民間傳承形態,張剛以為“還需要仔細論證研究、審慎而為”。

  中國戲曲學院院長巴圖表示,我國現有約300個劇種,如果都納入正規的學校教育并不現實,“戲曲院校應結合基層戲曲院團的需求,以全國地方戲曲劇種普查數據為基礎,以世界級、國家級非遺劇種為重點,堅持搶救和發展‘兩條腿’走路。”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7乐彩推荐号码 辽宁12选五爱乐彩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视频 彩票3分钟赛车开奖查询 今日福体彩开奖结果 福彩官网app 万达商城时时彩app官网下载 内蒙古11选5遗漏号码 山东福彩群英会48 赛车pk拾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