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時間
更多
首頁 >> 教育 >>教育 >> 18歲少年持刀重傷父親 父母真的需要"培訓上崗"
详细内容

18歲少年持刀重傷父親 父母真的需要"培訓上崗"

18歲少年持刀重傷父親 父母真的需要培訓上崗

  爸媽怎么當?這不只是“家事”

  代表呼吁,普及家庭教育科學方法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

  11月25日是國際反家暴日。在北京石景山,法院近日審理了一起因親子關系對立,兒子重傷父親的案件(上圖為庭審現場)。解剖悲劇,是為了反思畸形的家庭教育乃至家庭暴力對孩子和家庭的傷害,探討怎樣建立并維系健康的親子關系——

  人民陪審員問他:“你想一下,在這個世界上,誰會無條件地站在你這一邊?”

  已滿18周歲、瘦弱的被告人曙光(化名)回答說:“沒有人。”

  在整個庭審過程中,這是曙光唯一一句“脫口而出、聲音洪亮”的話。他的話語里,全是對這句話的肯定與篤信,這讓在旁聽席上、論年齡可以當他阿姨的我們聽了,心里真不是滋味。眼前的這個少年,仿佛不是捅傷父親的罪犯,而只是一個孤立無援的孩子。

  11月6日,曙光坐在北京市石景山區法院第二法庭的被告人席上,坐在他斜對面的,則是曾被他一刀捅去,傷至重傷二級的父親。因為這個沖動的舉動,已滿18歲的曙光,當庭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他的刀,為何刺向自己的父親?

  因幾句訓斥還是積怨已久

  “5月22日這一天早上,你的父親到底說了些什么?”北京市石景山區檢察院的公訴人王偉、代理律師、本案法官,三個人的發問都問到了這個問題,曙光始終說自己“記不得了”。

  曙光說只記得當時,母親讓他幫忙洗碗,父親在旁邊罵罵咧咧說了些話,他覺得真受不了,跑出了家。他說“沒能控制好自己”“擔心被父親打”,于是在附近買了一把折疊刀防身。

  曙光的父親說,“當時正躺在床上看書,和曙光沒有任何交流,除了瞟了他一眼”,在沒有任何直接沖突的背景之下,曙光父親稱“突然就被刺了一刀”。這一刀下去,父親受了重傷。

  從庭審上雙方的表達看,這一刀,并不是哪一句訓斥引發的,而是父與子在教育問題上積怨已久的最激烈爆發。

  曙光斷斷續續地說出:“我接受不了他說那些話”“他看不慣我,因為我找不到工作,他轟我走,說我蠢”“他打我沒輕沒重,前段時間我的后腦勺被他打了一個洞”……

  父親在回答法官時坦言:“我從沒想過怎么教育孩子。”

  庭審最后,法官問曙光:“你能不能對你父親說聲對不起,給他鞠個躬。”曙光朝向父親,道了歉,也深深地鞠了一躬。但直到宣判結束,曙光被法警帶出法庭,這位父親都沒有正視孩子一眼,他只是低著頭。當然,他聽完法官和人民陪審員的庭后教育,點了頭。也許因為法官對他說的那句:“得給孩子他這個年齡段所需要的尊重”,他聽進去了。

  庭審后,公訴人王偉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說,曙光和父親缺少正常交流,家庭教育缺乏。親子關系的惡化,讓曙光越來越遠離父親。對青春期的孩子,家長得平等交流、學會尊重,讓愛以正確的方式表達出來。那一套打打罵罵的陋習,可不能再沿用了。

18歲少年持刀重傷父親 父母真的需要培訓上崗

  為了讓孩子將來能獨立面對這個世界,身為家長的我們只有學會科學的家庭教育方法,才能真正盡到教育教養的責任。

  問題孩子背后的問題家庭

  青少年犯罪,已經成為現階段的一大社會問題。可每一個問題孩子的背后,都是一個問題的家庭。

  山東省聊城市東昌府區檢察院未檢科員額檢察官王玉新在辦案中,遇到了各種各樣形形色色讓他無可奈何的家長。

  他經手的徐某等七人搶劫案,該案中有兩人父母離異,一人母親去世,一人跟隨姐姐姐夫生活,一人因為上學寄宿在城里親戚家。他們七人初中畢業后并未繼續讀高中,而是去一個飯店打工并由此相識。因為對金錢的渴望,七人交叉結伙,先后持刀、持械搶劫11次。有個嫌疑人的父親,王玉新檢察官打電話讓他來簽收告知書,他一直說“你們打錯了,我不認識這個人”。他竟然說不認識自己的兒子。

  同是王玉新檢察官經手的17歲的林某搶劫盜竊案,從小其父對其母實施家暴,母親經常受傷。每次家暴后,母子抱著痛哭。為尋求安寧,其母親四次和其父親分居、離婚,但每次都沒有離成。在這樣環境里成長起來的林某,進入青春期后不愿意呆在家里,與相近年齡的人混跡于網吧,因為沒有經濟來源,先是多次盜竊,后來又持刀搶劫。案發后,父母一直不和辦案人員見面。檢察官電話通知的時候,他父親還罵檢察官。

  既是檢察官,也是17歲女孩父親的王玉新總覺得,對于涉罪的未成年人,一定先是社會或者家庭虧欠了他,沒有得到現代人應有的關愛、教育,使他從小一點一點積累成了“病”。等病發了,再處理已經難上加難。從這個角度講,未成年罪犯也是“被害人”。“就像一棵樹,小時候被壓彎,長大了也不直立。辦案中面對這些孩子,總想努力幫幫他們。可是他們的問題已經累積了十幾年,而我們在批捕和起訴環節只能和他們見為數不多的幾面。”這些孩子,留給了檢察官更多的牽掛,多年以后還會回想那個小小的背影,現在如何了。“父母的責任太大了,這些孩子的現在,就是父母教育種下的果啊!”王玉新說。

  做父母也需要專業的培訓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父母關系到孩子的終身發展。我在少年審判工作中發現,家長對孩子的教育存在兩個極端,要么是打罵,要么是溺愛。一些農村的父母根本沒去想過怎么教育孩子,留守兒童的境遇更不用說了,這些孩子就容易出現違法犯罪。”福建省莆田市人大代表、仙游縣法院少年與家事庭庭長陳建紅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社會發展到今天,在任何崗位就業都要先培訓,再考核。但在生孩子教育孩子這方面,不需要培訓,這種認識是錯誤的。好父母是學出來的,好孩子是教育出來的,好習慣是慢慢養成的。“可如今,很多父母,還在延續上一輩的教育方式,比如說,就靠打罵。”

  陳建紅建議,男女雙方結婚前上家長學校接受專業的家庭教育培訓,只有考核合格了,才能頒發結婚證。讓年輕人在結婚之前有個準備,將來生了孩子,當了父母,是有責任的。“國外已經在做了。”陳建紅說,在國家層面,教育部門要配合婦聯等組織,辦好家長學校,讓家長能夠接受專業的培訓,學習家庭教育的知識,提升自身的素質,注重以身作則和言傳身教。

  “很多家長說青春期孩子如何逆反,如何易走邪路,其實這都是整個家庭在孩子青春期之前所積累問題的爆發。養育孩子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很細致的過程,應該把工作做在事前”,王玉新說,迫切需要有家長學校對準備結婚、婚后準備生兒育女的年輕人進行輔導教育,讓年輕家長提前學會如何陪伴孩子成長,了解嬰幼兒生理、心理特點,學會教育撫養。這樣青少年整體素質才會提升,民族才能強大。“現在為人父母的準入門檻太低了。”

  “有些父母,根本沒有把孩子的教育,特別是成長過程中的心理教育當回事,認為我給你吃飯給你讀書就是家庭教育。有些父母,沒有一點責任心,把孩子當做累贅,根本不想管,直接扔給爺爺奶奶,連起碼的文明教育都沒有。老人不敢管,不會管,也管不了。哪里還談得上培養成人才呢。在我們身邊,哪些是爺爺奶奶代管的,哪些是主要爸爸媽媽管的,哪些是父母關系融洽的,一接觸就可以知道。”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梅縣東山中學特級教師李杏玲,在葉劍英元帥的母校服務了20多年,高情商的她能讀懂學生的心思。她說,大部分青少年犯罪,都源自于家庭教育的不足甚至是缺失。因此,個人覺得,現在有婚前檢查,妻子產檢時爸爸要跟著看視頻學習這些活動,我們也應該在這些過程中,給他們一些教育孩子方面的知識。可以考慮制成短片供他們領取,這個環節當做領結婚證時的必備環節。讓他們知道,父母的教育和陪伴是孩子健康快樂成長的保障,讓年輕父母做好準備。

  王玉新等受訪者認為,在國家層面,推進家長教育、家長受訓,提升家庭教育整體水平,九龍治水是不行的,需要一個有公信力的專門機構全力承擔才能“強力推進”。

  今年兩會,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陳秀榕提出,現在家庭教育立法是個空白,傳統的家庭教育方法,有的已經不適應當今時代。“家庭教育科學方法的普及,要全社會共同來努力,包括國家頂層上的設計。一方面要通過立法,讓家長明白如何科學教育孩子。另一方面,要調動社會力量,來進行科學教育知識的培訓、傳播和監督。”記者注意到,2014年7月,曾任全國婦聯副主席的陳秀榕當選為中國家庭教育學會第五屆會長,當選為副會長的有于丹、楊瀾、鞠萍等。

  社會是一個群體,不能讓誰掉隊,特別是身處弱勢的人。如何發動國家和社會力量,讓身處弱勢的孩子們長得好,是文明的詰問,也是制度完善的考驗。


編輯:秋雨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三公不包括 后一6码倍投 678娱乐 抢庄牌九官方网站欢迎您 后宫肖是哪些生肖 上下娱乐官网入口 十大捕鱼游戏排行榜 华东15选5投注技巧 黑龙江时时几分开奖结果 北京pk拾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