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時間
更多
首頁 >> 財經 >>財經 >> 支付牌照再減4個 央行年罰單超百張
详细内容

支付牌照再減4個 央行年罰單超百張

 

作者:來源:新京報2018-01-09 08:05

  1月5日,央行官網公布了第五批非銀行支付機構《支付業務許可證》的續展結果,4家支付機構未獲續展。算上第五批,市面上將有28家支付機構因為合并、違規、主動申請等原因注銷牌照。

  有違規就會被“亮黃牌”,支付寶、財付通、銀聯商務這樣的巨頭近年來也有違規記錄在冊。2017年,央行在處罰支付機構違規行為上仍毫不手軟:預付卡違規經營專項整治行動、無證支付整治……據記者不完全統計,2017年央行系統公布的支付機構罰單超過百張,罰沒金額超過2000萬元。不乏機構因為多次違規且整改不力,最終以“摘牌”收場。

  支付行業增長迅速,支付牌照稀缺背景下,近期市場上“買牌”之風未減:如滴滴3億元收購一九付、新國都7.1億元收購嘉聯支付。

  被摘牌機構曾有違規記錄

  央行有關負責人曾明確:對于長期未實質開展支付業務的支付機構,將依法采取取消相關業務種類、注銷《支付業務許可證》等監管措施;對于存在違法違規行為的支付機構,將嚴格依據相關法律法規予以查處;對于倒買倒賣支付業務許可牌照的,堅決予以制止。

  這也可以從第五批支付牌照的續展結果中得到體現。此次未續展的支付公司分別為:湖南財信金通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千悅企業管理有限公司、長沙星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合肥新思維商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四家。

  其中,湖南財信金通、長沙星聯因不符合《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等非銀行支付機構監管制度規定,被“摘牌”。上海千悅因申請終止支付業務、合肥新思維因申請支付業務并入江蘇瑞祥商務有限公司,均按程序注銷。

  根據央行方面此前的公示,長沙星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曾因為預付卡發行與受理業務不規范,未按規定存放或使用客戶備付金,出借《支付業務許可證》,未按規定辦理變更事項,妨礙人民銀行檢查監督,被央行長沙中心支行處以“暫停業務,并處6萬元罰款”的處罰。

  此前,第四批牌照續展中被“摘牌”的機構樂富支付則成為“典型”。據了解,針對其違規行為,央行開展了18次執法檢查,2次驗收檢查,7次監管走訪;針對檢查發現的違規問題,央行共實施行政處罰達到了14次。

  一年罰單超百張,支付寶財付通也被罰

  目前,多由央行各地的分支行公布相應的罰單。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7年開出的支付罰單已經超過百張,創下了近年來的紀錄。其中,上海以48張罰單領跑,位于上海的支付機構幾無“幸免”。

  在去年的過百張罰單中,不少金額在10萬元以下,但百萬級別的罰單仍然出現多次。其中,易票聯支付有限公司因違反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規定、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規定,被中國人民銀行廣州分行作出沒收違法所得177.9萬元,并處違法所得2倍罰款,處罰合計超過了500萬元。

  北京方面,營業管理部全年公示了5張支付罰單。其中北京銀通支付有限公司因違反客戶備付金相關管理規定被罰款6萬元,已是北京開出的最高罰款。

  值得留意的是,不少支付機構在多地出現了罰款記錄。其中,隨行付在呼和浩特、合肥、長沙、青島,樂刷科技有限公司在濟南、長沙,深圳瑞銀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廣西、南昌都收到了監管部門的罰單。

  支付巨頭支付寶、財付通也在2017年遭到處罰。2017年4月21日,因其違反支付業務規定,中國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對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作出“限期改正,處以罰款人民幣3萬元”的處罰。這與中國人民銀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對財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開出的3萬元罰單一起,再次成為業界焦點。

  其中,螞蟻金服旗下的支付寶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而騰訊旗下的財付通是未嚴格落實《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相關規定。支付寶和財付通彼時回應記者稱,自《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管理辦法》發布后,就啟動了落實支付賬戶實名制的相關工作,將更加嚴格執行規定要求。

  此前,央行已經對被認為是“嫡系”的銀聯商務開出過千萬級別罰單。央行官網彼時公告稱,經核查,發現銀聯商務存在違規現象,舉報情況基本屬實。

  收購頻發,傳統巨頭、互聯網新貴入局

  據中國支付網不完全統計,2017年總共發生了21起行業收購事件,這一數字比2016年減少了13起。從周大福、國美這樣的傳統行業巨頭,到滴滴這樣的互聯網新貴,都加速了在支付領域的布局。

  從金額來看,不少收購金額均是億元“起步”,如滴滴3億收購一九付、新國都7億元收購嘉聯支付等。

  一位互金研究人士評論說,雖然央行此前明確一段時間內原則上不發放新的牌照,但對于這些互聯網公司來說,場景布局、用戶爭奪上的時間窗口不容忽視,這也是他們不惜以重金布局支付領域的原因之一。此前,滴滴出行方面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未來支付公司將服務于滴滴相關出行場景,提升司乘體驗。”

  “未來,支付場景將進一步實現拓展,交通、教育、醫療、政務等民生領域電子支付滲透率將進一步提升,助力普惠金融發展。”銀聯總裁時文朝近期也撰文表達了對支付場景的重視。

  此前有機構統計稱,從價格來看,擁有互聯網支付和銀行卡收單業務資質的牌照價格最高,并呈逐年上升趨勢,單個業務牌照價值差異較大;預付卡發行與受理業務資質牌照價格相對較低,價格還與業務范圍有關,基本在5000萬元-1億元左右,擁有多個業務資質并且本身業務發展較好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價格則更高。

  整改“在路上”:備付金提高、全面接入網聯

  2017年12月29日,分管支付的央行副行長范一飛在慰問年終決算干部職工時強調,2018年要“嚴格支付市場風險管理”,“確保支付清算業務健康有序發展”。

  官方迅速披露了調整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的通知。這份《關于調整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繳存比例的通知》決定,2018年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集中交存比例至50%左右。

  根據央行方面提供的數據,截至2016年三季度,客戶備付金余額達到了4606億元,其中前10位合計余額達到了3524億元。與此同時,安全性問題也逐漸被重視。“客戶備付金的規模巨大、存放分散,存在一系列風險隱患。”央行官網此前撰文指出。

  央行副行長范一飛曾公開直言,某些機構存在把客戶的備付金拿來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個人賭博等“亂象”。由此,就有了央行持續對支付機構的“重拳整治”。

  據新京報記者梳理,不少此前摘牌機構,均是由于挪用備付金等風險事件落得“紅牌出局”:如監管部門在2015年執法檢查中發現,已被摘牌的西安銀信商通電子支付有限公司挪用、占用客戶備付金3393.73萬元,并造成備付金資金缺口2325.04萬元。

  對于規范發展、規模較大的機構,此前不少分析認為其增值業務較多,影響有限,但對于那些對利息收入依賴度較高的機構,未來發展受到業界關注。此前有關文件明確:人民銀行或商業銀行不向非銀行支付機構備付金賬戶計付利息,防止支付機構以“吃利差”為主要盈利模式,理順支付機構業務發展激勵機制,引導非銀行支付機構回歸提供小額、快捷、便民小微支付服務的宗旨。

  按照監管部門規劃,從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支付平臺”處理。業內人士認為,這份通知給以支付寶、財付通等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網絡支付業務”帶來一場巨震,新的支付戰爭將打響,新的支付格局或將重塑。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此前表示,大型支付機構多已建立完善的銀行直連體系,且支付成本較低,遷移至網聯平臺后,之前的優勢便抹平了。而中小支付機構遷移至網聯平臺后,節約了新增直連銀行的成本,且抹平了與巨頭的支付體驗差異,更多的是利好。

  北京大學市場與網絡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永偉也曾表示,“網聯”為中小型支付機構崛起提供了窗口期。“網聯不僅省去中小型支付機構與各銀行建立連接的成本,大型支付機構的優勢削弱,也意味著中小支付機構在競爭中能夠獲得更平等的位置。”

  新京報記者 宓迪

編輯:燕青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江西时时官网平台lm0 北京快乐8直播开奖结果 加拿大pc结果预测参考 幸运时时彩哪里开的 开奖直播703338 福建快3三不同遗漏 体彩大乐透今晚开奖直播间 浙江体彩什么时候开奖 福建福彩快三遗漏及走势 11选5任6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