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時間
更多
首頁 >> 教育 >>教育 >> 高校期末考看照片寫老師名字 校方:考的是學生態度
详细内容

高校期末考看照片寫老師名字 校方:考的是學生態度

1.jpg

 考卷“看照片認老師”。

 寒假臨近,各高校學子們在期末大考中做著最后的“掙扎”。1月15日,四川文化傳媒職業學院思修課期末考試放了個“大招”:一學期完了,你認不認得你的授課老師?一道“態度題”引起考生議論紛紛。

 這道“選出你本課程的授課教師,請在其照片對應括號內正確寫出名字”的題目,不僅讓一些學生一臉懵,而且一經網絡發布后也引發網友圍觀。題目新穎,而且答對不得分,答錯卻扣41分的評分標準,也讓大家驚呼“答錯了那可是送命”。

 隨后校方也作出回應,表示這道題考的就是學生“態度”,這也是該校讓考試命題多元化的一種嘗試。至于要是答錯了被扣掉41分,是否就會面臨掛科?校方解釋,期末考核還是要綜合學生平時表現,而卷面成績只占百分之三十。

 聲音

 新穎有意思

 促進師生間的關系

 “是時候展現你們的真正實力了,快來認一認你們的思修課老師,答對不得分,答錯扣41分。”1月15日,一道“認老師”的“態度題”驚現四川文化傳媒職業學院思修課期末試卷,題中7位老師的證件照一字排列,要求考生不僅得認出自己思修課老師,還必須在照片下填寫正確名字。

 “這簡直就是送命題,一不小心就不及格了”,“我可以把所有科任老師的名字叫出來,但是我被這個題懵到了,我臉盲”,“真的棒這道題,有意思”……此題在該校官微上一經發出,就被各路網友調侃。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也聯系到正在該校電子商務專業上大一的郭同學,他告訴記者,這道題出現在15日早上的思想道德基礎與法律修養的期末考卷上,考完試后大家都有點興奮也有點懵。

 “我當然是答對啦,但是其他同學有的雖然認出了老師,可還是寫錯了名字。”郭同學說,自己的授課老師為胡騰,但寫成“馬騰”“胡疼”的大有人在,“不過大家還是覺得很有意思,這樣其實有利于師生間關系的促進。”

 回應

 考的是態度

 并非一題“定生死”

 郭同學口中的這位胡騰,正是此次主要負責命題的老師,系該校基礎部思政教研室主任。胡老師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出這道題的初衷就是看看學生們的“態度”。

 “這是第一次嘗試出這樣的態度題,第一是測測同學們有沒有認真上課,第二看看他們有沒有留心周圍的小事,培養他們注重細節的習慣。”胡老師介紹,在這學期思修的第一堂課上,各個班的老師都會作自我介紹,而且教學樓里也貼有老師們的簡介和照片,“同學們只要認真上課多加留意,這道題就不會難。”

 如果答錯扣掉41分,那豈不是整門課就“洗白”了?胡老師特別說明,并沒那么“可怕”,不可能以一題定“生死”。

 “我們發現一些學生認準了老師卻寫錯了名字,或者說有的同學其實學習態度很認真,就是不小心寫錯了這道題,一下子扣了41分,卷面不及格,但并不意味著這門課就被掛。”胡老師說,本學期思修課程的成績需要綜合考量,卷面得分只占期末總分的百分之三十,而平時的表現和考核則占了百分之七十。

 校方

 一種新嘗試

 未來考題還要多元化

 “從考試命題開始,我們就一直很關注。包括看到這道題的出現,校方斟酌后基本是持支持的態度。”該校教務處處長侯宇告訴記者,思想道德基礎與法律修養這門課是所有國內高校的一門必修課,但是仍有學生覺得可有可無,“有的同學一學期完了,可能都還不知道老師是誰。”所以,這道大題也被命名為“態度題”。

 當然,侯宇也表示,期末考核學生,不能單單憑一道題或者一張試卷,“我們更應該注重過程性考核,學生平時的成績和表現也需要納入我們的考核范圍,這才能更全面地體現和掌握學生的學習情況。”

 侯宇表示,未來學校的考試命題除了多元化,還要讓考卷更“接地氣”,“但是還是要基于科學性和合理性,這次的‘態度題’只是一種新的嘗試。”而現在讓他感覺比較欣慰的是,從已經掌握的閱卷情況看,學生在這道“態度題”上,完成得還算不錯。


 立 即 評

 “送命題”可以有課堂創新也應該有

 朱昌俊

 這是一道“送命題”,更是一道催人反思的題:如果一學期下來,學生連任課老師的照片都認不出,叫不出老師的名字,確實太說不過去。從命題的初衷來看,老師其實也主要考查的是學生的上課到勤情況。

 類似的創新考試,其實并非四川文化傳媒職業學院首創。為了考查學生的到課情況,近年來不少高校的老師都可謂是絞盡腦汁,各顯神通。前不久就有媒體報道,安慶師范大學計算機與信息學院的一名老師,發明了“搖號式”課堂點名系統;還有的高校干脆實行指紋、刷臉打卡……

 不管是間接的“送命題”,還是直接的“點名神器”,都可謂是集考查與娛樂為一身,不僅具有一定的現實針對性,也巧妙的化解了每堂課比點到的“嚴肅性”。這亦是老師教學方法和教學智慧的一種間接體現,只要符合相關教學規定,確實無可厚非。

 不過,看待學生的到課率,也還得有辯證思維,不能把全部的責任推給學生。比如,大學里總有一些老師的課堂,永遠不點名,卻堂堂爆滿。這里面除了課程的“重要性”使然,有不少確實是因為任課老師真的有“能力”和“魅力”吸引學生。雖說確保每堂課都生動、有趣不現實,但在這個“注意力稀缺”的年代,老師盡量把課上得“有味”一點,也未嘗不是本職要求。

 所以,創新的“送命題”可以有,同時,這份創新意識,也不妨移植到平時,讓課堂變得更能“吸引”學生一些。如此雙向發力,當是學生和老師共同之福。

編輯:許萌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11选5历史数据 双色球开奖号码黑龙江 广东时时计划软件 一点红心水高手论坛凤凰论坛 麻将斗牛贴花视频教程 腾讯五分彩如何看走势 电子捕鱼器 河北省福彩20选5定位走势图 上海时时开奖信息查询 凯利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