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時間
更多
首頁 >> 財經 >>財經 >> 任志強:在中國的歷史發展中 企業家概念中斷了十幾年
详细内容

任志強:在中國的歷史發展中 企業家概念中斷了十幾年

阿拉善SEE協會會長、原華遠地產董事長任志強

(鳳凰網財經/孔維卓)新年伊始,冬季達沃斯即將在瑞士舉行,這場舉世矚目的會議將召集來自全球各界超過2500多位政商界領袖人士出席,論壇的主題為《在分化的世界中加強合作》,而作為中國商業界的知名人物,阿拉善SEE協會會長、原華遠地產董事長任志強在大會論壇開幕前接受了鳳凰網財經的專訪,暢談了他對中國企業家精神傳承方面的想法。

任志強在專訪中表示:中國目前缺的恰恰是對企業家群體的社會地位認可和保護,辛亥革命之后中國就開始有了企業家,但是隨后因為戰爭的問題,因為計劃經濟問題,導致我們幾十年就沒有企業家這個概念,所以沒有辦法傳承。

他強調說:在傳統上中國就是用扶貧的方式,誰窮我扶你一把,在企業家眼里這是一個錯誤的概念,他僅僅解決第一個授人以魚的問題是不解決問題的。你要解決第二個授人以漁的問題,讓貧困的家庭可以自己學到知識,學會如何打魚...

事實上,在專訪間的任志強和臺上的形象并不一樣,如果你初次見到任志強,可能很難將眼見這位老人和網絡中“地產大佬”的身份聯系在一起:他個子不高、頭發花白,走路時還愛盯著地面似乎總在尋找著什么。

而且他每次聽完鳳凰財經的問題時,總會思考片刻,然后放慢語調緩緩回答,期間偶爾看看采訪者兩眼,大多時候,他會把眼神放空,將精力凝聚到思索上來。

任志強談財富:錢要真正為社會作出貢獻的時候,才真正稱得上是財富

鳳凰財經首先向任志強提問道:“任總,您最近在推進公益項目方面有哪些新的進展?”

任志強說:“不應該說是最近,做公益已經是一個很長周期的時間的事情,我當會長是2014年、2015年,但是并沒有因為不當會長以后公益活動停止,我們除了以阿拉善SEE為主以外,還有其他的一些各種各樣公益活動,但是主要精力還是在阿拉善SEE荒漠化治理和環境保護上。”

“實際上每個人參與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創造一個社會氣氛,讓更多的人知道社會公益需要大家作出貢獻。”

“不管你是企業家還是什么人,擁有了一些錢的時候,這些錢不能真正認為是財富。比如說我們傳統可以看到,老地主把銀幣都埋到地下了,房子塌了以后扒舊宅子時候突然發現地底有很多錢,這個錢并沒有起到財富作用,表面上看它是一大堆錢,但是它如果藏在地底下的話,它就發揮不了實際的作用,那么更重要是當你擁有這個東西,要為社會作出貢獻的時候,它才真正稱得上是叫財富。”

“所以對財富的理解是非常重要。不是說有錢了就是擁有財富,就是這個財富能夠為社會作出貢獻,它才真正稱得上財富。”任志強說。

任志強談扶貧:誰窮我就幫誰一把,這是一個錯誤的概念

鳳凰財經:“那是不是就是因為您對這個財富理解的轉變,使得您卸任了以前地產大佬身份,目前投身公益呢。”

任志強:“這你說的不對,我們不是因為放棄了地產大佬才去做公益的,我們在這個之前就已經在做公益了,中國嚴格的說起來是在一個一無所有的情況下,通過改革開始有了私有財產的權利。所以應該說在計劃經濟的時代是沒有私有財產的,也沒有企業家。改革開放以后允許用承包制的方式在產權制度改變的情況下,獲取剩余的勞動收入,然后再到了1992年的改革開放有了新一代的企業家等等。”

“所以我們有企業家和擁有財富的時間很短,但是在90年代初期的時候就有很多企業家把大量的錢用以社會公益了。所以公益不是說我退休了以后才開始去做,而是之前我們一直在做,確實是一個重新認識過程。”

“擁有財富的人開始越來越多,他會用來把這個錢干嘛呢,交給諾亞財富不僅僅是為了理財讓它升值,而更多是因為它投入到很多項目之中,讓社會開始進步,經濟開始發展.”

“在傳統上中國就是用扶貧的方式,誰窮我扶你一把,在企業家眼里這是一個錯誤的概念,他僅僅解決第一個授人以魚的問題是不解決問題的。你要解決第二個授人以漁的問題,讓貧困的家庭可以自己學到知識,學會如何打魚,而自己去創造財富。如果你僅僅是扶他、幫他,結果他仍然可能還是懶惰,他沒有學到創造財富的本領,他可能還是貧窮。”任志強說。

“只有企業家才能充分理解這個問題,所以他們不會把錢白白的扔掉。或者僅僅說給你買一個面包吃,而是用這個錢轉換成農業生產結構的改善,或者說農業技術提升,然后把它變成了一個創造財富的通道。比如我們的任小米,它為了解決荒漠化地區的水源問題,用節水的辦法,一斤小米可以節約一立方水,來改善生態環境,讓荒漠化地區的草能活下去,但是如果你這個做的事情不能和農民當地的收益得到改善結合起來,農民是不支持這項活動的,所以它要通過讓農民把種玉米改為種小米的過程,能有更多的畝產收入,比如一畝地可能我們現在小米要比玉米多收入兩百多塊錢,他才有積極性去把種浪費水的玉米變成種節水的小米。所以這個企業家的能力、財富都要和這些東西結合起來,農民才有可能去提升自己的本領。”任志強說。

任志強:中國目前缺的就是對企業家群體的社會地位認可和保護

鳳凰財經:“這也是平衡中國貧富分化的一個推動力量,有人很感興趣一個問題,您在以前是企業家這樣一個身份,目前您去推進公益項目,那么在這樣一個身份轉換當中,您是不是發現了一些道理,或者說發現一些哲學,以前在做企業的時候沒有發現的?”

任志強:“人總是隨著社會改變而進步,中國最初的時候是不允許私有制存在,沒有私人財富,那么最初的改革用承包制的方法,讓私人可以獲得了,通過經營公有財產而產生的剩余價值,這個階段時候人們并不知道這個剩余價值在不斷擴大和創造新的財物的時候,需要得到法律保護。企業家更關心的就是,不僅僅是我創造了財富,我還創造了一個能保護這些財富的社會制度。還有一套法律,如果沒有法律來保護人民擁有財富,就不會有人去創造財富。

任志強強調說:“中國目前缺的恰恰是對企業家群體的社會地位認可和保護,為什么?就是因為企業家群體所有的股東幾乎都推翻了我們最初馬克思一種認識。早期我們憲法修改的時候,改革初期的時候規定,只能有個體戶,一個個體戶雇傭的人員不能超過七個人,因為《資本論》上這么寫的,但是年廣久一個人雇了一百多個人就成話題。”

“從最高層開始,對于市場經濟的變化和社會變革的變化,認識都是在傳統的計劃經濟和公有制的基礎上產生的,所以它是一個遞進的過程,因此企業家也就是在遞進的過程中,一點點認識到要有更多改善問題。”

任志強:如果不能用法律保護讓企業家放心,創造財富就存在很大的問題

任志強繼續說:“我們在十九大之前,中央曾經發了一個文件,就是關于改善企業家的生存環境,詮釋企業家的社會地位,給企業家充分施展才能的條件。為什么在這個時候出臺這個東西?恰恰是因為中央認識到,中央在這么多年改革之后,并沒有給企業家良好的生活環境,因此我們也看到出現大量外逃,資金轉移等等,所以才出臺這個文件,就是要解決我們存在的問題,而實際上這個問題,還沒有得到真正的解決,文件剛發,現在的制度還沒有建立”

“如果我們不能建立一套完整的市場經濟的法律保護,讓企業家可以很放心的去創造財富,并且擁有財富的話,那就存在很大的問題。所以我們的社會公益里頭,除了要解決貧富差距的問題,還要解決一個最終社會進步的問題。”

“當一個公共汽車被人劃了一道口子,可能沒人在乎,公共汽車很臟,它覺得這應該司機負責,不是我負責,因為它是公共產品。但當你的私家車出現臟的時候,你寧愿花錢請人替你擦,你也要把它弄干凈,如果有人在你的車上劃了一個口子,劃了一個道道的話,你就心里很不滿意。企業家當隨著私有產品出現的時候,就會希望建立一個平衡的社會,這個社會讓所有人都不去劃你的車。為什么劃你車?他肯定有貧富差距的問題,有政治待遇不等,社會地位不等,或者說我沒學會打魚,所以我沒有辦法,我就對學會了打魚的人表示嫉妒”

任志強:民眾更愿意把錢捐給民辦組織,就是因為企業家在發揮作用

“那么這么多年的改革,其中一部分問題解決了,而另一部分問題沒有解決,這部分問題就要靠企業家最先認識,而且是靠企業家主動做出了大量的公益活動去設法改變,而這個改變背后,從表面上看,我們有治療兔唇的基金,有治療兒童病因的基金等等,我們有給農民做保姆教育的基金等等,我們參與了十幾項基金,為什么企業家愿意拿出錢去做這些事情?就是因為他們要改變社會的現狀。”

“這種社會現象的改變主要靠政府,但實際上政府用公益的方式或者用這種社會捐贈的方式去解決問題是解決不了,比如說紅十字會、扶貧基金會。最初我們有六大基金會,都由國家管理,因為你可能派去的會長、副會長,他是國家的一個職務。我是靠我這個副會長的職務去掙錢的,我的出差要你給我差旅費,你要給我飯費,你要給我住宿費等等,那么他不是甘愿去投入。”

“但是我們看企業家所從事這些社會公益,沒有一個是這樣的,不管是曹德旺、牛根生,他們是把自己的錢拿出來。比如說我們的公益基金,它沒有管理費,所有管理費都自己擔著,比如說我們阿拉善的所有的會長、理事,你競選的時候,都是沒有工資的,連差旅費,到全國各地跑,都要你自己掏的。”

“因此從這幾年的比較中可以看出來,企業家真正處于內心的這種做法的公益組織效果都非常好,而推動社會的作用力遠遠大于那些官辦的所謂公益組織。”任志強說。

任志強:中國的企業家概念中斷了幾十年

鳳凰網財經:您覺得國內和國外,企業家做公益程度上面有沒有落差?

任志強:“沒有落差,這是因為我們沒有企業家,人家有幾十年的企業家。中國在,應該叫民國之后就開始有了企業家或者叫做辛亥革命之后,抗日戰爭時候,這么多民營企業家,都把大量的錢捐給了抗日戰爭。盧作孚是不是這樣,整個船隊都捐了,但是隨后因為戰爭的問題,因為計劃經濟問題,導致我們沒有企業家。它有一個時間中斷,幾十年就沒有企業家這個概念,所以它沒有辦法傳承,也沒有歷史了。你說洛克菲勒到現在已經第五代、第六代了,我們有嗎?是因為我們社會制度變化把這個企業家群體都給切掉了,因此只能說我們剛剛開始有了企業家群體,而這個企業家群體,也是剛剛開始發展的這個最弱的時期。剛剛成長,長成,所以他們已經開始認識到用社會公益的辦法去承擔社會責任問題。”

鳳凰網財經:可不可以這樣理解,就是說從近代史到現在,企業家精神的本質其實沒有改變,因為現在更多有這樣一個空間,讓企業家去實現目前您說的這種精神。

任志強:“我覺得中國過度的強調資本論的一些剝削,剩余價值來自于剝削等等這些理論,讓我們的一代人或者說一代半的人都產生了誤解”

“那么為什么現在我剛才說十九大以前有關企業家群體生存環境的文件,就是沒有完全解決,從法律制度,從各種方面來說可能還存在很多漏洞沒有解決。比如說仍然強調的是兩個地位的平等問題,其實還存在不平等,如果你不能完全平等,你要想企業家群體完全符合市場的規律,從一個有完全法律保障情況,所以在我們憲法上還存在兩種制度差別,毫不動搖,兩個毫不動搖一個在前一個在后,這種情況說你要企業家群體完全作為社會主要推力是不可能的,就要靠企業家自己創造,這是一個正在摸索的過程中,改革的過程中。否則的話政府為什么要下文件,大家做的很好,不用啥文件。”

鳳凰網財經:那您是怎么理解這種馬克思主義的資本論,您覺得我們對它是一種誤解,還是它本身其實是不怎么符合實際的?

任志強:“更嚴格各有三七開,各有四六開,各有幾幾開,我們不應該照本宣科去讀馬克思共產黨宣言,意思已經改變了。”

“你說奧地利學派和凱恩斯學派,兩面打的時候是不是哪個主義把他限定我只用這種,不能用那種,美國也用凱恩斯的東西,其他也同樣,為什么這兩種可以同時使用,或者今天用這個明天用那個呢,就是它不是一個說,不是黑的就是白的東西,有的時候這種情況就符合這個,有的時候就符合那個。這個社會發展階段來說,中國也會用凱恩斯的東西,對不對,那也是西方的東西,不是中國的東西。你在有的時候你不是要放大貨幣供應量,你有的時候不是要靠政府來支撐,都有,是不是也有凱恩斯的東西,那你是不是還說市場決定資源配置,你是不是還要強調市場決定價格,很多東西都可以用。”

鳳凰網財經:比如說某些政策工具其實都是中性的,我們是用它其實是帶有一種工具性的目的,賦予太多的價值觀色彩。

任志強:“所以不在于它是誰,而在于最后效果。你要說這個效果好與不好,才是對我們公民,對我們的老百姓,對我們的社會發展,對我們國家有沒有好處,沒有好處你為什么要聽他的。你要有好處的話用不著你說,自然有人會提,就這么簡單的道理,這個水很難喝,你要非讓他喝,水要很好喝,甜的又健康,你不讓他喝他也想喝。就像當年為什么我們會有深圳特區發展,為什么要深圳和香港要融合,因為在那兒看到人家好,天天有人偷渡啊,沒有人指責那些偷渡的人,而是說我們制度需要改,非常簡單的道理,不要把自己給搞糊涂了。

專訪手記:

關于任志強,稍稍了解財經新聞的人應該都不會陌生,當你在百度上打出他的名字時,出現的列表新聞最早的不會超過最近2天。任志強最紅的時候,應該是在2016年2月之前,那時,他還擁有著自己微博,有人做過統計,他曾每天發布原創微博40條以上,最多的一天65條,平均每12分鐘發布一條微博,每條微博平均轉發212次,總覆蓋用戶約3.2億人次。截止去年初,他的微博粉絲數超過了2900萬。在企業家中高居第一。

兩年多時間過去了,這位曾叱咤地產風云,縱論行業興衰的明星企業家,在經歷了自己微博賬號被封之后,他的話里似乎越來越難聽到有關房地產的言論了,但這次的采訪讓人很意外,在我的印象里一般任志強接受采訪不會超過20分鐘,他應該是一個很看重時間的變現效率的人,這次出乎意料的聊了將近50分鐘。

憑借的外界信息真的很難還原一個人本來的模樣,就像任志強,專訪前他對于我而言可能是“任大炮”,但專訪后,他給我的感覺更像是鄰家的一位老者,酷愛思考,倔強,而深刻。

他看清了一些哲理,所以不屑去偽裝;他有對生活有更大的底氣,所以敢于直言不諱;他不貪心,所以不需要攀附任何人任何勢力;他就是他,盡管這種真實會讓很多人不快,但他依舊如此。

編輯:燕青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福彩3d综合版全图 江西新时时彩开奖结果 31选7历史开奖走势图 爱乐彩宁夏十一选五 解太湖钓叟字谜汇总3d字谜汇总 发彩网极速快三走势 5分赛车规律 3d电视怎么看3d 11选五开奖江西 幸运之门体彩排列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