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時間
更多
首頁 >> 今日資訊 >>最新推薦 >> 央視用9分鐘揭露的村霸,到底干了啥?
详细内容

央視用9分鐘揭露的村霸,到底干了啥?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岳三猛)2月5日,央視新聞頻道用時長達9分鐘,曝光了長沙的一個村主任。此人橫行多年一手遮天,最終驚動了當地紀檢監察機關,被移送司法。

看法新聞記者梳理發現,這個名為羅英俊的村霸濫用職權,挪用扶貧資金,不但用扶貧款修自家門前路、強取豪奪企業費用,還貪污救災補助金,連手下小弟都敢毆打村支書。

中央日前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官方稱,基層黨建乏力很容易導致農村“兩委”成為惡勢力的傀儡或被其“黑化”。鏟除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加強基層組織建設堪稱必由之路。

修家門口道路,他用了扶貧資金

2011年,在社會上混的羅英俊,當選為長沙市望城區齊天廟村村委會主任。村支書余海軍披露,此人高票當選,可能采取了一定不正當的手段。無論怎樣,攫取政治權力之后,羅英俊開始了長達近7年的為非作歹。

央視選取了兩個細節,展現此人的猖狂。首先,村里曾爭取到一筆5萬元扶貧資金,用于村級道路建設,誰知他擅自用在修一條從村主干道到他家門口的近道。而且,工程交給一個叫李四毛的人,后者和羅英俊稱兄道弟,經常被公安機關以吸毒、打架、毆打他人、賭博等行為進行拘留。

于是,當村支書拒絕支持李四毛時,竟遭到了毆打。“我辦公室兩個窗戶的玻璃打爛了,連村委會的牌子都被從墻上取下來打爛了。他打了我一拳,臉馬上就腫了,還出了血。”余海軍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說,自己雖然與羅英俊共事,但對他的行事作風并不認可,只是敢怒不敢言。

其次,羅英俊的霸道作風,不僅讓村民們如臨噩夢,當地企業也叫苦不迭。2014年至2015年間,羅英俊多次向村里承包一幼兒園建設的建筑企業和一家水泥制管廠索要2萬元環境衛生管理費,但兩家企業認為費用過高不愿妥協,多次索要無果后,羅英俊干脆給企業斷了電。

兩個單位被逼無奈,只得妥協,上交了3.5萬元了事。羅英俊現身承認,這筆錢一直在自己手上,并未交到村里的財務。

查辦此案的長沙市望城區紀委副書記、監察委副主任王志華表示,羅英俊的霸道行為,性質惡劣,民憤難平。待其被查之后,曾經被打擊報復過的人感到非常暢快。

救災補助金,他竟也敢貪污

看法新聞記者注意到,這名村霸的劣行并非首次曝光。早在1月22日,《中國紀檢監察報》就以多半個版的量披露羅英俊是如何橫行鄉里的。與央視2月5日的報道對比后可以發現,除了公款修私路、強取豪奪企業錢財之外,此人還“一路三吃”、揩災害補助金。

事實上,沒擔任村委會主任之前,他就已經開始弄虛作假,目無法紀了。經查,2006年至2009年間,羅英俊違規新建3棟別墅,賣給3戶外來非農戶,并收取對方12萬元公路硬化款。工程完成后,他又隱瞞拿錢事實,領取上級補助13.2萬元。

甚至當選村主任后,他又在道路上做文章——鼓動村民大面積個人出資修“入戶路”,導致村委會被大規模索要工程款。“這種無計劃、無預算、無資金來源的盲目修路,讓該村虧損幾百萬元。”

(齊天廟村)

其次,2016年1月底,村里發生山體滑坡,堵住了公路。羅英俊讓譚某做山體滑坡施工,并向鎮政府爭取6萬元救助金。

“年底了,你把錢直接打到這個賬戶,譚某找我領錢。”工程款項撥付到村后,羅英俊讓將錢打到自己老婆賬戶。結果除去工程費用4.29萬元,剩余的1.71萬元都被裝進他自己的腰包。

看法新聞記者發現,1月25日,長沙市紀委通報了近期查處的4起基層侵害群眾利益腐敗問題,其中就包括羅英俊。

官方表示,此人濫用職權,挪用扶貧資金,包庇縱容李四毛承接村工程項目,引發斗毆和群眾上訪,造成惡劣影響。2018年1月,他被取消預備黨員資格,并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鏟除黑惡勢力,必須加強基層黨建

1月24日,新華社發布消息稱,中央近日發出通知,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

從群眾的切身感受來講,發生在基層的、身邊的腐敗影響更深更大。因此通知明確要求:把掃黑除惡與反腐敗斗爭和基層“拍蠅”結合起來,深挖黑惡勢力“保護傘”。

此專項斗爭的消息一經披露,立刻引發廣泛熱議。《中國紀檢監察報》還刊發系列述評、評論等,對其中涉及到的方方面面進行解讀。

(羅英俊懺悔書)

1月27日,該報發文稱,在農村,一些黑惡勢力則通過賄賂拉攏基層干部來染指基層政權,有的則直接通過霸選、騙票等方式,披著看似“合法”的外衣,謀取利益、橫行鄉里。

“個別人通過黑惡勢力進入村‘兩委’,利用手中權力操控項目實施,與黑惡勢力相互勾結、各取所需,甚至極個別村干部自己都成了村霸,啃噬著群眾的獲得感。”河南省獲嘉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李炳雙表示。

面對這種境況,該怎么解決?在接受央視采訪時,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蔣來用表示,村霸的存在,主要的原因還是支部的建設薄弱。只要黨支部建設很強的地方,一般都沒有這些什么霸的出現。

這一觀點也得到實務部門的肯定。“群眾身邊涉腐涉黑問題出現的根本原因是基層黨的領導弱化,導致黑惡勢力乘虛而入。”廣東省徐聞縣委常委、縣紀委書記郭雄斌說,基層黨建乏力很容易導致農村“兩委”被少數群體“綁架”,甚至成為惡勢力的傀儡或被其“黑化”。

鏟除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加強基層組織建設堪稱必由之路。鏟除黑惡勢力滋生的土壤,厚植黨執政的政治基礎,必須以永遠在路上的精神狠抓基層組織建設,讓黨的旗幟在每一個基層陣地高高飄揚。

編輯:燕青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时时彩稳赚平台 时时彩免费软件下载 ds足球官网 5藏宝阁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mg线上娱乐 腾讯分分彩龙虎技巧分享 巅峰平台邀请码 飞艇人工免费计划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