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時間
更多
首頁 >> 專題報道 >>2019百媒聚焦沈陽專題報道 >> 無邊光景一時新——定邊縣打好打贏扶貧攻堅戰紀實
详细内容

無邊光景一時新——定邊縣打好打贏扶貧攻堅戰紀實

陜北民眾將自己的生活狀態稱作“光景”,扶貧攻堅就是黨和政府扶助窮人追趕好光景,奔上小康路。

  ——題記

  □ 通訊員 蔣峰榮 曹瑞 魏小芳

  被稱為陜西省西北大門的定邊縣,歷史悠久,商周明月未照徹,秦漢雄風初吹渡,自魏設大興郡,又稱鹽州,北宋時,著名政治家、詩人范仲淹取“底定邊疆”之意命名“定邊”。革命戰爭時期是中央工農紅軍長征入陜第一站,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董必武、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這里留下光輝的戰斗足跡。縣域面積6920平方公里,現總人口35.21萬,轄14個鎮、4個鄉,1個街道辦事處、1個便民服務中心、226個行政村。長期以來,因自然條件惡劣、干旱少雨多風沙、生產力水平低下等原因,大多數群眾生活在貧困線以下,1986年被確定為國定貧困縣。十八屆五中全會后,縣委、縣政府積極響應黨中央號令和省市安排部署,發起了一場打好打贏脫貧攻堅戰役,取得了預期的勝利。

  白泥井鎮公布井村移民點新貌
 

大格局 運籌扶貧

  脫貧攻堅戰役打響后,全縣分東西南北中五大片區,指揮中心設在縣委,總指揮及指揮是縣四套班子一把手與縣委副書記。扶貧辦、大農口等二十個相關業務部門參與,縣上把總、部門牽頭、鄉鎮協調、村級實施,分工負責。

  決定戰爭勝負的因素是人而不是物。脫貧攻堅欲取勝,戰前精準選將最當要。指揮中心經過通盤考慮充分醞釀,任命組織部副部長尤海旺為縣政府黨組成員兼縣扶貧辦主任,也就是這場脫貧攻堅戰役的總參謀長。并抽調、聘用61名精兵強將到縣扶貧辦工作,主官主責,分管領導專職專責,逐級簽訂責任書,層層立下“軍令狀”。

  設定必須攻占的目標,是一處處橫擋在小康路上的貧窮碉堡,必須消滅的敵人,是各種侵擾農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困難。

  從本縣實際出發,反復梳理問題,靈活調整思路,逐步形成了“部門聯動,共啃硬骨頭;政企聯手,搭建致富路;干群連心,打贏攻堅戰”的總戰術。2017年共召開脫貧攻堅小組會議、大型工作推進會73次,下發精準扶貧類文件1558個,為全縣脫貧攻堅高效開展制定出科學作戰計劃和正確實施方案。

  省委書記胡和平看望貧困戶李彥軍

  將脫貧攻堅作為“頭等大事”、“一號民生工程”、“重大政治任務”來抓,以脫貧攻堅統攬全縣經濟社會發展大局,始終堅持想在前頭、謀在深處、抓在手上。 樹立“一盤棋”的思想,有效整合各類社會資源,凝聚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等多方力量,形成上下聯動、橫向聯合的強大合力,逐步構建了我縣全民動員、廣泛參與的扶貧大格局。

  2017年共調動83個部門參與定點幫扶工作,實現了79個貧困村駐村工作隊全覆蓋;省市19個部門將自身優勢和縣域實際有效結合,為定邊縣幫扶投入3367.63萬元;同時與榮民控股等建立地企協作扶貧機制,一大批定邊籍企業家捐資扶貧達1.14億元。

  精準脫貧的全過程中,定邊縣堅持精準督查,建立“多輪驅動”督查體系,全方位全覆蓋扶貧常態督查,創新督辦單、提醒函、告知書、預警通知書等工作模式,確保各項工作落細落實。

  縣扶貧攻堅指揮部主要領導對全縣精準扶貧工作實行分片、駐村蹲點“盯著干”,狠抓落實,定期或不定期對貧困村進行隨機抽樣檢查。成立組織、紀檢、扶貧等多部門聯動的督查考核組13個,對全縣20個鄉鎮、20個行業辦公室、駐村工作隊、第一書記、村兩委、幫扶干部工作實行全覆蓋的督查考核,對簽訂軍令狀的責任人實行一月一排序、一月一通報、一月一預警的工作機制,由過去對單位的單純排名預警變為對責任人和單位的雙重排名預警,發現漏報、瞞報即嚴肅處理,絕不姑息遷就。切實通過督查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確保脫貧攻堅工作落地生根,開花結果。2017年累計下發督辦函、提醒函、預警告知單、四聯告知書等89份,確保問題短板得到及時整改完善。

  扶貧辦尤海旺帶領督察組下鄉入戶

  “2017年完成脫貧摘帽任務,讓貧困群眾擺脫束縛多年的物質貧窮和思想貧困,這是一項極其重要、極為嚴肅的政治任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的任務,也是時代賦予我們的一項光榮使命。” “打贏全縣脫貧攻堅戰,要充分運用現代化的手段,用科學的方式,回歸到本源問題上,尊重客觀規律,要始終堅持脫貧基礎是人民,脫貧手段是引領,脫貧辦法是自己。”縣委書記、縣脫貧攻堅領導小組組長崔博同志在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對全體扶貧干部提出了要求,明確了任務和目標。當下,定邊縣取得的脫貧成效詮釋了崔書記代表縣委縣政府的總動員已轉化為群眾的滿意貧困戶的獲得。

  “2017年,全縣扶貧路上我們每只督察隊的車都跑了超過20多萬公里,足跡踏遍了全縣2323個村民小組,確實是沒白天沒黑夜,今日上南山,明又到北灘。為不擾村煩民,餓了嚼幾口方便面,渴了喝兩口礦泉水,有時還要忍受一些群眾不支持的冷嘲熱諷或貧困戶不理解的抱怨。現在看到我縣即將脫貧摘帽,看到一家家貧困戶過上好光景,說明我們的扶貧路沒白跑,我們的扶貧汗水沒白流”,縣扶貧攻堅指揮部辦公室主任尤海旺感慨地說。

  大黨建 引領扶貧

  “能喝上甜水,還能喝上自來水,這是我們多少年來想都不敢想的事,但是他卻幫我們變成了實實在在的事。”定邊縣馮地坑鄉新城灘村支書滿懷感激的說。位于白于山腹地的新城灘村,祖祖輩輩吃的是溝里的苦水,喝的是渾濁的窖水。扶貧攻堅戰役打響后,被選派新城灘村任第一書記的牛和平,翻山越溝不知跑了多少次,費盡口舌不知說了多少好話,尋找關系不知落下多少人情,終于通過“省際外交”,從相鄰的寧夏鹽池縣引入自來水,解決了全村145戶、669人世世代代的吃水困難問題,使新城灘村成為定邊第一個喝上黃河水的白于山區村子。這也是扶貧攻堅大黨建的一大成果。

  建成的衣食梁移民社區

  “打贏脫貧攻堅戰,首先要打贏基層黨建攻堅戰,關鍵是給貧困村配齊一個強有力的基層黨組織,選派一個有能力的帶頭人。”定邊縣委常委、組織部長王乃彪如是說。哪里有貧困,哪里就有黨旗飄揚。脫貧攻堅戰役中,定邊縣將黨建作為完成作戰任務的精神總裝備。定邊縣也以實際行動生動注解了對抓黨建促脫貧深刻內涵的理解,以黨建統領脫貧攻堅,將黨建工作和黨風廉政建設貫穿于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全過程,積極整合組織資源、發揮組織優勢、凝聚組織力量,有效拓寬了黨建工作的覆蓋面,增強了對脫貧攻堅的引領力。

  “這是2017年新建的村級綜合辦公服務中心,里面配備了遠程教育、農家書屋等設施,開會學習都在這里,現在是全村‘人氣’最旺的地方。”定邊縣堆子梁鎮小灘子村的村支書王瑞欣喜的說。

  脫貧攻堅戰役中,定邊縣將“四支隊伍”整合組建成臨時黨組織,堅持脫貧攻堅在哪里,黨建工作跟進到哪里,脫貧項目在哪里開展,黨員作用就在哪里發揮。2016年以來先后投入880萬元黨建經費進行村級陣地標準化建設,建成示范陣地88個。

  在抓好陣地建設“硬件”水平的同時,定邊縣也狠抓黨支部組織力的“軟件”工作。深入開展 “星級創建、追趕超越”活動和“走村不漏戶、戶戶見干部”活動,創建“五星級”農村黨組織7個,整頓銷號24個軟弱渙散村級黨組織。

  貧困戶用自來水洗菜

  同時出臺脫貧考核辦法、問責辦法、工作隊伍管理辦法三個文件,將“四支隊伍”全部交由鄉鎮管理,有效提升基層組織的凝聚力和戰斗力。組織全體干部以學習宣傳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講話精神為主線,開展主題教育,學習脫貧攻堅政策知識,領會鄉村振興戰略,注重政治引領,強化思想建設,轉變工作作風,提升工作能力,保證脫貧攻堅工作順利推進。

  2017年,定邊縣立足當地產業發展優勢,按照“黨支部+合作社+貧困戶”、“黨支部+電商+貧困戶”、“黨支部+企業+貧困戶”等模式,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在盤活土地資源、推動項目落地進程中的引領帶動作用,全力推進“三變改革”,共成立專業合作社261個,黨員示范帶動發展農村網店300余家。

  “為將之命,奔于沙場、戰于沙場”。定邊縣嚴格執行“五級書記抓扶貧”的硬要求,建立了“一抓三包”責任機制,層層明確責任,每名縣級領導包抓1個鄉鎮、包扶好中差3個貧困村、聯系6戶貧困戶,每個縣直部門包扶一個貧困村,1501名科級干部每人幫扶2戶貧困戶,1153名普通黨員干部每人幫扶1戶貧困戶,確保79個貧困村全部派駐工作隊,226個行政村全部選派“第一書記”,9765戶貧困戶全部落實幫扶責任人,確保縣鄉村三級書記責任到人、任務在肩,形成了上下貫通、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責任體系。

  “何以解餓,唯有泡面;何以飽腹,唯有脫貧。”定邊縣白灣子鎮沈畔子村的第一書記米海東笑言道:“泡面可以解一時的饑餓,但是只有這里群眾全部脫貧了,我這肚子才算是能吃“飽”了”。米海東,定邊縣扶貧辦的一名干事,2016年被組織任命為貧困村沈畔子村的第一書記。兩年來他積極爭取各類資金293萬元,用于沈畔子村的村部、道路、飲水、住房、坡改梯等項目建設,沈畔子村的條件改善了,貧困群眾的收入增加了,米海東卻瘦了、黑了。

  貧困戶用自來水洗菜

  “我已經連續吃了三個月的方便面了,現在聞到方便面的味道都想吐。”米海東說,“但是作為一名黨員干部,作為一名扶貧干部,不拿群眾一分錢、不吃群眾一口糧,這是剛性條件,而為沈畔子村的群眾服務好,這是組織賦予我的使命,是我的責任,是硬性條件。”

  定邊縣脫貧攻堅戰役所以取勝,就是有這么一批在戰場一線默默奉獻、無怨無悔的黨員幫扶干部,無私無畏沖鋒,無怨無悔奉獻。

  “一名黨員就是一面旗幟。”定邊縣堅持在脫貧攻堅中發揮黨員干部的骨干力量和黨員群眾的“關鍵少數”作用,將黨員培養成致富帶頭人,在致富帶頭人中培養黨員。同時積極調動黨員群眾的影響力和號召力,培育一批農村黨員能人,發揮他們的“雙帶”作用,確保村村有黨員能人、黨員能人帶著貧困群眾脫貧致富。

  創新實施“職級抵押”舉措,先后將17名新提拔干部和89名后備干部下派到貧困村任第一書記或駐村工作隊員,表現突出、成效顯著的,經民主評議、組織考核等程序,予以正式任用或優先提拔,工作不力、完不成任務的,暫緩任用或取消后備資格。并把脫貧攻堅與“三項機制”深度融合,將脫貧攻堅經歷作為選用干部的必要條件,對擬提拔任用的干部進行脫貧攻堅成效鑒定,切實使脫貧一線成為發現干部、錘煉干部的競技場。

  “在魏支書的帶領下,我們建大棚,種香瓜,去年我光種香瓜就收入兩萬元。”紅柳溝鎮沙場村的一位貧困戶感激地說,有了黨員能人來帶領,大家有信心摘掉貧困帽子。

  1979年出生的沙場村村支書魏于章,是村里的能人,2011年回村任職以來,他帶領村民將歷來不長莊稼的沙灘變為“生金之地”,建起了625座拱棚,發展香瓜種植產業,將沙場香瓜品牌推出定邊、走向全國,沙場村現變成了遐邇聞名的“香瓜村”“富裕村”。

  市委書記戴征社調研精準扶貧工作

  大數據 掌控扶貧

  在定邊縣脫貧攻堅指揮部墻上有一面大屏幕,當這個屏幕打開的時候,全縣226個行政村的實景展示映入眼簾,所有貧困村、貧困戶的信息均一目了然。這就是定邊縣精準扶貧的“大腦”,是脫貧攻堅工作的中樞神經。依托現代科技,結合縣域特色,定邊縣構建了精準扶貧大數據平臺、鄉村振興和精準脫貧決策咨詢大數據平臺、新媒體大數據平臺。用大數據提供的動態信息來測量貧困,用大數據對貧困進行多維度的描述,用大數據建立起系統化、精細化、聯動化的管理體系,實現了中省市和各行業部門扶貧數據的互聯互通,為脫貧攻堅宏觀決策和效果評價提供了強有力的數據支撐,讓精準扶貧更加“精準”、幫扶工作更加“便捷”、扶貧管理更加“科學”。

  由于貧困具有多維度、復雜性、動態性的特點,辨識起來難度很大、費時費力。定邊縣借助大數據手段,使扶貧對象的個人信息能夠全面呈現。同時通過構建大數據扶貧系統和服務平臺,打破鄉鎮與部門之間的“信息盲區”,讓分散在不同鄉鎮和部門的碎片化信息“牽手”、聯網,實施數據比對分析與綜合評估。

  2017年5月份,定邊縣依托大數據平臺,通過數據清洗比對,共從貧困人口數據庫剔除244戶、896人,識別新納入貧困戶540戶、1772人。

  借助于大數據分析信息量大、處理速度快的優勢,不僅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準確界定出符合救助標準的貧困人口數量、分布區域等宏觀信息,而且能夠顯示出扶貧對象的家庭狀況、性別、受教育程度等具體的人口學特征,對扶貧范圍內的對象進行準確的需求評估,大大減少了人為因素的影響和失誤,把真正貧困的對象篩選出來,扣緊了精準扶貧的“第一粒扣子”。

  “只要打開手機APP,每一個貧困村、貧困戶的具體信息、幫扶舉措等都一目了然,還可以對貧困戶信息變化進行實時采集、實時更新、實時跟蹤,非常方便。”定邊縣張崾先鎮伙場塬村的第一書記方玉剛對脫貧攻堅大數據平臺有一種特別的感悟。

  張崾先鎮位于定邊縣域西南山區最南端,伙場塬村在張崾先鎮的最西端,距縣城160公里。“過去沒有大數據平臺的時候,貧困戶信息若有變動,數據匯總,逐級上報,來回就至少得一天,有時候因為一個數據反復要折騰好幾個來回。”方玉剛回憶起以前的工作時,意味深重的說:“過去工作效率低就是這么來的。”

  脫貧攻堅大數據平臺建立以后,傳統的數據傳送方式就徹底被淘汰了,幫扶干部只要在手機上下載定邊縣脫貧攻堅大數據APP,就可以將走訪摸底的信息及日常幫扶工作以文字、圖片等形式及時上傳至平臺,實現信息的及時變更和幫扶工作的快捷記錄;管理部門也可通過電腦和手機隨時隨地查看。不僅大大減少了幫扶干部的工作量,也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信息更新的及時率和準確率。

  這些年來,為了啃下脫貧“硬骨頭”,定邊縣不斷加大對扶貧開發的投入和支持力度,然而在具體操作中,項目怎么定,才夠科學;資金如何用,方為合理;工作怎么做,才更有效。這一系列難題在大數據平臺的運用下迎刃而解。通過大數據平臺的信息庫,對貧困村、貧困戶的致貧原因、發展能力等進行精確評估和綜合分析,以一種信息管控方式界定出“扶貧工作應著力哪些社會問題”以及“選擇何種扶貧方式最為適合”等關鍵目標,進而實現項目安排和資金使用的合理性。

  此外,對扶貧數據進行實時觀測、動態監測和分析研判,還可以全面、動態地掌控扶貧項目實施與資金的使用進度情況,保障扶貧項目精準到位、合理開發,保障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安全、有效地運行,最大限度發揮扶貧資金的使用效益。

  同時,定邊縣通過建立鄉村振興和精準脫貧決策咨詢大數據平臺,構建了部門聯動、衛星定位、運算存儲的動態數據系統,通過衛星數據可有效提取幫扶前后的數據變化,為鄉村振興和脫貧攻堅提供更為全面的科學掌控。

  通村水泥道路
 

大投入 保障扶貧

  “定邊脫貧工作,不追求華麗的模式,看重實用管用的招數,在固本強基上慷慨投入,廣建富裕橋、多修小康路、炭送雪中人”,定邊縣縣長焦利民說。一個失血過多或身體極度虛弱的病人,治療的前提就是輸血。對于貧困村、貧困戶來說,大投入是脫貧的保障。

  脫貧攻堅戰開始之初,定邊縣遵照中央“五個一批”、省上“八個一批”幫扶政策要求,結合縣域實際,針對貧困村、貧困戶不同需求,因村因戶因人精準施策,采取產業脫貧一批、易地搬遷脫貧一批、轉移就業脫貧一批、教育扶持脫貧一批、健康扶持脫貧一批、生態補償脫貧一批、兜底保障脫貧一批、危房改造脫貧一批、金融信貸支持脫貧一批、社會力量支持脫貧一批的“十個一批”攻堅措施。累計投入各類扶貧資金29.76億元,構建了“多個渠道引水、一個龍頭放水”的扶貧投入保障機制。

  “脫貧攻堅以來,我縣逐年持續加大農業產業扶貧投入力度,累計整合資金3849萬元用于農業產業扶貧,共吸納社會投資1.2億元,促成金融機構融資3000萬元。”定邊縣農業局局長王宏在介紹農業產業扶貧時說。

  2016年以來,投入6330萬元,扶持貧困戶進行農業設施建設、馬鈴薯“一畝田”工程、土地深松項目、農機具購置補貼、種植業物資補助、“田園花海”建設等項目。投入4567萬元,用于79個貧困村組建村級經濟合作組織,發展特色產業,進一步壯大村集體經濟,受益群眾9700戶、36000多人。

  此外,通過落實就業創業政策和生態補償政策,有效盤活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增收。2017年按照“油氣企業開發一批、新能源企業開發一批、公益性崗位開發一批、自主就業創業一批、勞務輸出一批”的“五個一批”思路,安置貧困勞動力就業1464人;落實2016、2017年財政森林生態補償基金,涉及貧困戶4545戶,兌現面積57.68萬畝,補償資金449.1萬元;并在貧困戶中聘用108名生態護林員,2017年發放工資97.35萬元,護林員家庭戶均受益約9000元。

  “功成不必在我,建功必須有我”,2016年以來,定邊縣緊盯脫貧退出的底線要求,大力推進水、電、路、訊、房等基礎設施建設,切切實實讓群眾享受到扶貧福利。

  “道路通,百業興”,定邊縣累計投入14.9億元,新修通村水泥路、瀝青路1500多公里,使全縣行政村通水泥或瀝青路比例達100%。針對縣域油氣產業發展大噸位車輛通行頻繁,適當調高了通村水泥路設計標準,路面結構采用16厘米水穩砂礫+18厘米混凝土面層,有效提高了道路使用壽命和服務經濟社會水平,并按照“縣道縣管、鄉道鄉管、村道村管”養護模式兌付養護資金進行標準化、機械化養護,在修通“脫貧路”的同時更搭建起一條條的“安全路”。

  定邊縣“十年九旱”的氣候特征和地域面積大、人口居住分散、降雨分布不均的現狀決定了定邊縣自來水普及的難度。對此,定邊白于山區創新實行“集雨場+水窖”的模式,有效地將無效降雨變為有效蓄水,巧妙地化解了群眾吃水難、用水難的歷史難題,這一舉措獲得了中省水利部門的高度認可。2016年以來,定邊縣累計投入1.23億元,新修水窖573眼,集雨場6.4萬平米,鋪設輸配水管道318.2公里,新修蓄水池5909座,硬化集雨場56.92萬平方米,使全縣農村自來水普及率達到了92.9%,貧困村安全飲水達到100%。

  此外,投入70089萬元,實施移民搬遷3210戶、13302人,危房改造2041戶,全縣居民安全住房有保障;累計投資9940.45萬元,安裝配電變壓器35792千伏安、341臺,架設、改造城鄉電網2000多公里,提高了電力保障水平;2016、2017兩年共投入資金1.7億元,建成各類通訊基站667個、機房61個,鋪設光纜近4000公里,實現了農村4G網絡全覆蓋、光纖網絡到戶和貧困村無線網絡(WIFI)全覆蓋。

  “沒有想到我們家孩子也能夠接受到與別的孩子一樣的教育”,一位殘疾兒童的父親含淚說道。2017年定邊縣投入1219萬元,對各階段貧困生實行全額資助,對58名殘疾兒童采用送教上門等方式,實現了全縣無一名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輟學。

  為所有貧困人口代繳合療和大病保險費,對貧困人口實行新農合、大病保險、民政救助、政府兜底“四重保障”,確保實際報銷比達90%以上。

  “多虧了咱們縣的健康扶貧政策,2017年我們家看病共花了八萬多塊錢,政府給報銷下來我們自己也就花了一千幾百塊錢。”郝灘鎮大沙灣村的貧困戶韓永偉因患大病而常年布滿憂愁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高興的笑容。

  同時定邊縣還持續推進低保與扶貧政策的有效銜接,對農村特困、患大病、喪失勞動力等各類貧困人口實現兜底保障和臨時救助,切實做到應兜盡兜、應保盡保。

  史貴祿,一個說自己是“根在榆林黃土地,源在定邊海子梁”的知名企業家,帶領著他的陜西榮民控股集團,十七年來累計為定邊投入資金1.6億元,創出了一條“醫療兜底為保障、金融扶貧為支撐,產業扶貧為核心”的榮民扶貧模式。 2016年,榮民集團與定邊縣進一步深度合作,由縣財政和榮民集團分別出資4000萬元、1000萬元,與縣農商行合作設立扶貧信貸風險補償基金,以此放大10倍,向全縣符合條件的貧困戶發放1—10萬元的小額扶貧貸款,用于貧困人口發展產業,助推脫貧攻堅戰役打好打贏。

  通村水泥道路
 

大產業 支撐扶貧

  定邊縣堆子梁鎮廟灣村的鄉親們今年格外高興,因為他們的中藥材豐收了。以前以散種小面積玉米為主的廟灣村,農民年年汗撒黃土,歲歲窮光景難以改變。縣政府了解到這個情況,結合當地實際,及時進行產業調整,借助公司+農戶的模式大力發展中藥材,取得了良好的效益。貧困戶姚立功,2016年以五畝地入股了中藥材合作社,2017年年底就分到了20000多元,高興的說,加上他打工掙的20000多塊錢,脫貧致富了。

  2016年,定邊縣緊抓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促進新舊動能轉化的良好契機,堅持把培育壯大富民產業作為脫貧攻堅的核心,系統謀劃、整體推進,確保精準脫貧與“四化同步”、三產融合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從貧困群眾需求出發,明確主攻方向和主導產業,立足定邊特色產業,抓好傳統產業自我革新升級,利用新平臺培育新主體,賦予了定邊扶貧“大產業”新的內涵。

  脫貧攻堅戰役啟動后,定邊縣通過縣定方案,以鄉鎮組織、村戶申請的方式,投入8022.5萬元,為貧困戶建設塑料大棚、羊舍、家庭農牧場、購買農機具、代繳農業保險等,幫助貧困戶發展種養殖業,做到產業項目覆蓋到村、受益到戶,促進傳統種養殖產業的轉型升級。

  作為全國馬鈴薯種植六大縣之一,定邊縣素有“中國馬鈴薯特產之鄉”的美譽。馬鈴薯年產量穩定在100萬噸,80%的農民將其視作主要經濟作物來種植。

  楊井鎮楊井村的貧困戶韓剛就是“馬鈴薯大軍”中的一員。“在鎮上幫助下,2017年我家收了50噸馬鈴薯,除了開支,凈掙4萬多,是全家收入的一半,土蛋蛋變成了金蛋蛋。”韓剛說。

  以前由于受病害、銷路等因素的制約,小面積散種馬鈴薯的群眾從中獲利并不多。自精準扶貧開展后,以馬鈴薯為代表的農作物,從最初的種植、購銷二元,延伸到繁育、種植、購銷、倉儲、加工、服務等多個環節,再到鄉村旅游、農業休閑觀光、特色餐飲體驗,推進全縣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定邊縣農業產業鏈條式發展,開創了一條現代特色農業致富道路。

  “獨出門前望野田,月明蕎麥花如雪。”唐代詩人白居易曾在《村夜》中這樣描寫蕎麥花。每年秋季,紅花蕎麥與白的馬鈴薯花、黃的油菜花、藍的胡麻花、綠的麥穗、金黃的向日葵,編織出白于山鄉絢麗多彩的風景。2017年8月份,定邊縣將鄉村觀光旅游與精準扶貧巧妙結合,啟動了“萬畝花海”、“定邊紅花蕎麥節”等鄉村旅游和美食月活動,輻射貧困村大力發展休閑農業、觀光旅游業等新業態,推進農業與旅游產業融合發展,讓傳統產業出新彩,使區域內貧困戶戶均增收5000元。

  同時,針對貧困村和非貧困村中的貧困戶,分別實施分散和集中式光伏項目26.7兆瓦,受益貧困戶年增收3000元以上。實施“電子商務進農村”活動,建成縣域電子商務公共服務中心,既有效解決了貧困戶農產品產銷脫節的問題,又有效吸納貧困人口就業增收。

  “過去的農民,都是各種各的、各養各的,你今年種什么獲利不錯,明年我也種這個,也不敢多種,怕萬一賠了。”定邊縣安邊鎮雷圈村的村支書說,“但現在不同了,我們村投入160萬元整理了1400畝高標準農田進行流轉,承包費全村村民共享;同時投入4.4萬元,對22戶養殖貧困戶進行補貼,在全村發展養殖示范戶96戶,建設標準化養殖圈舍96處,幾項收入加起來,每戶人均純收入可達6000元左右。”

  雷圈村的“土地流轉”方式加快了農戶增收致富步伐,“流”出了效益,“轉”出了財富,村民將土地流轉后,從農村勞動力中解脫出來,從事其他勞動,開辟了農村集體經濟助推農民增收致富的新途徑。

  走進定邊縣沃野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示范園區,一個個溫室大棚在這片廣袤的黃土高原上拔地而起,一溜溜茁壯成長的瓜果蔬菜散發著沁人香氣,一群群辛勤勞作的農戶臉上露出會心的笑容。

  坐落在白泥井鎮先鋒村的定邊縣沃野農業開發有限公司,在精準扶貧之初,有效打通政府、企業、農戶、市場能量信息交匯渠道,撬動貧困戶,立足當地特色,提供“產前、產中、產后”一條龍服務,帶動更多貧困戶發展蔬菜種植產業,依托現代特色農業脫貧致富。

  2017年,公司優先向40戶貧困戶優惠提供種苗、生產大棚和設施等“傾斜性”扶持措施,激發貧困戶發展產業的動力。并將由公司注冊的“白泥井”商標給貧困戶免費使用,讓貧困戶的農產品有了自己的“身份證”,形成一套完整的農產品質量及安全性可追溯體系,同時優先回收貧困戶的部分農產品,做好農產品產銷對接,既形成了市場規模,又規避了市場風險,確保貧困戶農產品后續銷售,保障了貧困戶收入。

  大產業的“大”,是針對傳統小農經濟的“小”而言。俗話說,人窮窮一時,志窮窮一世。要想消滅窮氣,必須先長士氣,扶貧先扶智更要扶志。扶貧攻堅先需“攻”開貧困戶“三十畝土地一頭牛、老婆娃娃熱炕頭”的傳統小理念,使他們心存“大夢想”、開闊“大視眼”。

  定邊縣十里沙的黨支部書記石光銀,是治沙英雄、全國勞動模范,也是農民致富楷模。他帶頭組織農民成立了全國第一個農民治沙公司,把治沙與致富緊密結合起來,先后辦起了新興林牧場、千頭良種奶牛養殖場、純凈水廠、月牙湖旅游景點、脫毒馬鈴薯良種組培中心、千畝馬鈴薯良種繁育基地、千畝日光溫室葡萄園、千畝樟子松育苗基地等10多項經濟實體。石光銀的輝煌業績證明有多大的夢想多大的視眼就會有多大的人生成就。

  移民搬遷后住房對比
 

大變化 注解扶貧

  說起變化,郝灘鎮柳樹澗村67歲的沙志梅老人有說不完的話,“我們這一代人就出生在新中國成立那幾年,真的是親眼目睹了、親身經歷了中國農村的改變。特別是精準扶貧搞起來的這兩年,扶貧干部差不多天天來我們家,給我們送來了羊、送來了種子、送來了化肥,我們住進了大房子,收入年年增加。我們家孫子現在上學家里面都不用出錢,有時候看個病還能報銷,黨的政策真是太好了”。

  近幾年,隨著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持續用力,定邊縣通過超常舉措“攻窮堡”,過硬辦法“斬窮根”,貧困村、貧困戶的“造血”功能大幅提高,貧困群眾的精氣神大幅提升,農村居民的生產生活條件大幅改善,群眾切實感受到了精準脫貧帶來的“大變化”。

  位于定邊縣西南白于山深處的姬塬鎮,是撤鄉并鎮前定邊縣貧困村數量最多的鄉鎮。脫貧攻堅戰開始之初,全鎮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485戶、1699人,2017年底,全鎮剩余未脫貧戶74戶、151人。幾年來,姬塬鎮的貧困人口減少了91%左右。

  移民搬遷后住房對比

  貧困人口數量銳減的事實,是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增加的體現,更是近年來定邊縣在整縣脫貧目標牽引下,根據縣情實際,通過苦干、實干、真干、巧干所取得的戰績。

  2017年5月份經過數據清洗,共核定貧困村79個,建檔立卡在冊貧困人口5043戶、17385人,2017年年底全縣78個貧困村退出貧困村序列、8480戶32718名貧困人口脫貧退出,全縣貧困發生率降至1.13%。

  通過異地移民搬遷和建設新型社區,搬遷農戶3210戶,讓每戶有“一個穩定就業”和“一個長期產業”,讓貧困戶能在當地扎下根,發展好,通過大社區保障大安居。

  這一系列的改變不僅僅是一串簡單的數字排列,也不單純是局部、區域上的改變,更是全縣上下決戰貧困交出的一份優良成績單。

  以前的定邊縣安邊鎮北園子村由于地處地質災害避災區,危房多、移民搬遷任務重,基礎設施薄弱,精準扶貧工作嚴重滯后,成為全縣有名的問題村、復雜村。

  2017年5月,縣財政局來到這里包扶后,充分發揮財政扶貧資金投入優勢,抓好水、電、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工作,新修道路,新建村衛生室,開發出1200畝高標準農田。

  如今的安邊鎮北園子村,64戶貧困人家全部入住新房,水泥路直達村部,戶戶水、電、通訊有保障。基礎設施改善了,群眾的生產生活質量提升了,群眾追趕好光景的勁頭更足了。

  磚井鎮侯場村,曾經是全縣貧困人口最多的行政村之一,貧困人口基數大,耕地質量差,加之人口居住分散,基礎設施配套跟不上,導致這里的群眾生活十分艱難,貧困面大,貧困程度較深。

  縣上摸清了侯場村的“窮根”后,在投入巨額資金搞好水、電、路、訊等基礎設施建設的同時,還為候場村覆土改造農田、新打機井、新增耕地。通過兩年來的幫扶,既改善了群眾的“面子”生活,又讓群眾有了實實在在的“里子”收入。

  安邊鎮北園子村和磚井鎮侯場村僅僅是定邊縣脫貧攻堅中的兩個縮影,在過去的幾年中,落后的生活景象逐漸被磚瓦房、柏油大馬路、水泥硬化廣場、自來水所替代,群眾切切實實感受到了扶貧福祉。

  最近朋友圈里被一條秧歌隊的微信霸屏了,了解后發現原來是定邊縣郝灘鎮高寨則村的村民們成立了一支秧歌隊。

  “說起這個秧歌隊,真的是特別受村民喜歡,現在只要一有時間我們就會自發組織扭秧歌,有時候還會外出表演掙點錢,這一切都多虧了我們那位‘鐵娘子’”,高寨則村的一位村民說。

  村民們稱譽的“鐵娘子”就是榆林市民間藝術研究院駐高寨則村的第一書記張利娥,2017年5月8日初次來到高寨則村的她,被貧困面貌和群眾落后的生活現狀所震撼,“大部分村民只要一閑下來就去麻將館打麻將,每次去詢問情況的時候,村民們最多說的就是窮,各種方式的要補貼、要補助。”她暗自發誓一定要盡自己最大努力幫助村民改變這種“貧窮”的生活方式、“貧困”的精神面貌。

  不到一年的時間,高寨則村在張利娥的帶領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群眾的生活好了,收入增加了,精神世界也變得豐富高雅”,張利娥充分發揮文藝工作者的自身優勢,將一批質量高、貼合扶貧實際的文藝節目帶到高寨則村,徹底改變了村民的精神面貌,現在去麻將館的人基本沒了,有些村民主動要求將秧歌隊專業化,利用農閑時間到外面進行演出。

  群眾的錢包鼓了,精氣神也足了,臉上洋溢出的幸福是實實在在的。

  “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在這場群眾與干部齊心協力同貧困作斗爭的戰役中,定邊縣所有貧困村的面貌翻天覆地,所有貧困戶過上了“好光景”。“歷朝歷代哪有現在這樣好的時代,共產黨不納糧不收稅,還想方設法幫窮人填窮坑”,白泥井鎮公布井村脫貧戶馮愛軍感動地說出了全縣脫貧戶的心聲。

  習近平總書記一再叮嚀,小康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扶貧攻堅戰役猶酣,決勝小康重任在肩,鄉村振興任重道遠。只要定邊縣還有一戶人家生活在貧困線下,“定邊縣脫貧攻堅指揮部”就不會撤,一線扶貧隊伍就不會轉業,這是定邊縣委、縣政府向黨向全縣人民的莊嚴承諾。

編輯:燕青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
香港奖卷一波中特 金堂乐翻天好玩吗 正规赛车北京pk10官网 老11选5快彩乐 重庆时时在线开奖预测 快三技巧数学公式 足球计算器让球胜平负 浙江快乐时时开奖号码 澳洲f1赛车计划 百人牛牛如何赢#### 028期三肖6码